正发智慧培训

 找回密码
 中文或qq数字注册
正发智慧培训,微信号:13966206648   快手号:y13966206648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楼主: admin

[草根人物风采] 破茧化蝶,艰难的求生经历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1:14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(21) 4 X+ l2 R2 L9 z! l4 A3 e: f9 B" K% J
        1994年10月份某日,沈小兵说,他有一笔钱,可以买缝纫机设备,与我合作搞裁缝店,他教我学裁缝。我了解他,以前在多地教过女孩子们学裁剪缝纫,也去实地玩过。于是,我俩去宣城,买了蝴蝶连杆式缝纫机,浙江诸暨产的锁边机,电熨斗等。在团结桥,租了废弃的理发店,买来了大量裁剪书,还有沈小兵的裁剪书,我照着书学裁剪,帮人家做衣服。
        期间我学会了裁剪面料,也做了不少衣服,例如我给舅妈做了西装,给邻居做了女装,给男顾客做了中山装。还给人装拉链、改裤腰、改裤裆等等,但耗时耗力,没挣到钱。
        慢慢发现,裁剪缝纫手续繁杂,很费时间,沈小兵动作慢,新手的我更不适应,我说这裁剪不是好行业,并不像他描述的那么好,沈小兵委屈的大哭。仅3个月宣告失败。
       1995年春,我们村子,有一名妇女在浙江慈溪做服装挣钱,村上其他几位妇女也去了。我跟沈小兵说了,他就与我去浙江慈溪做服装。到了才发现,那里淡水资源缺乏,农村居民都是在井里提黄色浑浊的水食用,厕所无遮拦,能看见妇女在光屁股如厕。
       更要命的是,那里加工费极低,做一件真空棉冬季上衣,工资才3.5元,批发出去才15元,人造革背心批发出去,才10元一件。我一天还能做3件,沈小兵一天才能做一件半。     + u% ~* ^/ C" E, I
       有一次,我阑尾炎发作,肚子痛都要命,应当是饮食水土不服。最终,我与沈小兵决定回家。
       回头到了杭州,我俩身上没钱了,怎么办?我想到了,杭州西溪路《照相机》杂志社的稿费还没汇款给我,我让沈小兵在车站等,我步行好远,到处是挖掘机挖工地,一路问才找到杂志社,说明来意,杂志社负责人好像还蛮欣赏我的,让我填了领款单,就让财务给了我60元稿费。我与沈小兵白跑一趟慈溪,一无所获。
        1995年,傻瓜照相机更加普及,个人可以买胶卷拍照,职业生活照片市场进一步萎缩。
        我想到以前在西门口照相馆,帮照相个体户修相机、闪光灯,能挣钱,于是就转身投入维修照相器材。从国营泾县照相馆、西门口照相馆、陈某洗印店、吴某辉洗印店接业务。
       这个决定,解决了暂时的经济困难,因为确实能挣一些钱。特别感谢陈某的妈妈,义务帮我接了好多照相机维修,也感谢西门口王师傅,义务帮我接了好多业务。国营泾县照相馆的业务,是跟经理分成,也做了不少生意。
       那段时间,曾经邮购了不少维修照相机、闪光灯的工具书,因为修理花费时间不多,于是就有了许多空闲时间。跟古坝街上大汉、老鼠、理发店孙悟空等玩的好。
       蔡村上胡照相个体户郑某华O型人,到西门口照相馆洗印相片时认识我的。他在蔡村中学做勤务,业余照相赚钱。本来我们关系好,我为他修了不少照相机,包括他代顾客修的。
       曾去郑某华家玩过,那次我阑尾炎发作,他半夜背我几里路去蔡村街,再找车去泾县医院急诊,吊了消炎水又好了。为感谢他、为我找车辆,以及一天辛苦奔波,此后去他上班的蔡村中学,带了一台自己购买使用的、放大相片的机器给他用,演示教他黑白老人照的对比度技术,解决他的难题。就是曝光时间短,显影时间长,对比度就高,曝光多了,显影时间短,对比度就差,但很多人都不懂。技术的问题,跟理论基础有关,说了就很简单,不说就很难解决。之后头一次去蔡村他那里时,还热情,特意去饭店端菜来招待我。过了一段时间,魏晓华要用放大机,我就去郑那取回来了,再去时,他对我态度就急转直下了。
       非高学历O型,是现实主义者,只相信看的见摸得着的,不相信什么感情与思想意识,但能从大局看问题,办事有一定的合理性,直来直往,没什么心机。所以,与O型人交往,在看得见的方面,绝不能让他吃亏当年我不懂这些,这是后来与许多O型人交往悟出的
       解决他对比度问题,蔡村照相馆业务受影响,周某华很有意见,我解释了,便不再怪我。
        周某华专职照相,他爱人经营百货店,经济条件不错,曾经赠送过被车压坏的海鸥DF照相机给我做零配件。他是A型,最相信我。99年他800元收了一台成色很新的日本奥林巴斯变焦单反,王师傅说不值钱,他特意找我鉴定,我说买一下要好几千块,估计来路不正。
       在泾县,修过西门口照相馆王师傅的南门口朋友的日本理光10单反相机等中高端相机、傻瓜相机、自动闪光灯、变焦镜头,帮他照相馆修影室自动伞灯,王师傅很大方给了我50元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2:30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(22)
6 j; Z& Z; N+ p2 G) k9 z
       帮云岭路美达影楼秦建民装过镜头。一次陈某想招我帮他冲印店做事,考虑到还要接西门口照相馆的照相机维修业务,我愚蠢地没抓住机会。
       我也经常在国营泾县照相馆,跟经理徐某辉聊天,他有意招我帮照相馆做事,还说,单位上有许多复杂情况,不可在外乱说,我答应了。但不知为何,后来此事不了了之。一次,古坝一位1977年出生的女孩子,到泾县照相馆拍证件照,她当年初三毕业没考上高中,有次与我同路,她说老爸不让她念书了,我建议她读中职。她在照相馆说,听了我的建议,在泾县职业高中读中职。徐经理挤眉弄眼的,认为她喜欢我。可惜,后来她在浙江实习时,不幸落水身亡了,我很内疚,若不是我建议,她日后可以嫁人,相夫教子,过平凡的日子
       又一次,在泾县照相馆,认识了昌桥汪店某诊所医生家小女儿但某群,1978年出生AB型。她当时19岁,在隔壁孤峰潘佩民饭馆,我俩谈了约30分钟。她有时脸红,我看得出来她的心思,她邀我有空去她家玩。
       一天,我去了,带了摄影构图教学画册,还有彩色胶卷等给她,很快就回来了。过了几日,再去玩时,她脸色沮丧地告诉我,他那1955年出生的父亲,不允许她与我交往,可能是看出我:我傻,个头矮,衣服穿的不好,家庭条件差,反正就是有原因的。我当时痛苦万分,好不容易有个姑娘看上了我,却被拆散。留我吃饭,我也吃不下,就回泾县了。
       还是到了泾县照相馆隔壁的饭馆吃饭,服务员是孤峰的中年妇女,一眼看出了我失魂落魄的样子,问我是不是跟那位女孩子的事?我就跟她说了。她说,那女孩子长的不好看,不值得难过。我当时感觉,这大姐很善解人意,是为了宽我心,现在我才明白,她说的有两层意思: 是真话,心疼我。此后也没再找过但某群,这不能怪她。
       后来1996年4月份左右,在三角公园酒厂路遇见了她,她被人介绍给了泾县电机厂一名帅气的职工,刚从他那回来经过这里。还告诉我,在昌桥街道开了照相馆,没过几天,我骑自行车去昌桥街道,到她的照相馆看了,她演示电动背景给我看,还说她未婚夫的红色摩托车7000多块钱买的。她问我一个问题,我的回答她不太满意,还生了气,她还是幼稚呢。
       1996年3月份泾县顺达机械厂厂长家小女儿谈某妹,一部海鸥DF照相机坏了,我帮修好了,送去桃园的机械厂,认识了她,比我小两岁,时年27岁,没读过书,第一感觉人蛮贤惠的,她当场给了我100元。
       过了几天去那机械厂玩,递烟给她爸,她爸很乐意接了。她约我去南门老电影院对面,她姨娘家玩。她有位姨表妹陈某红1976年出生时年21岁,很可爱,在厂房院子里,与我边说话边等她。随后,谈某妹、她舅表弟1972年徐某舟、她姨表妹,4人去南门口她姨娘家,路上,有个物品,他表弟说放他自行车菜篮里,我没放。到了她姨娘家,一会儿,谈某妹说去舞厅玩,她表妹也要去,说洗个澡很快的。她小姨特意出来看看,我怎么样。
       她表弟说他不去了,我也不会跳舞,也说不去了。我们一道在街上走,她表妹不介意间往我身上蹭。后来有一次,这弋江大桥那头,我遇见了她表妹,买了根冷饮雪糕给她吃。有一次到陈某红家,他哥留我吃了中饭。有一次,到南门火柴厂问她上班的小姨陈某红在哪里。
       过了几天,傍晚约了谈某妹,她说小姨讲了中医院一位老单身汉医生,要把表妹送芜湖卫校读护理中专。还说,照相馆王师傅坏,跟她表妹说,我喜欢赌博。那时我是喜欢打麻将。
       过了几天,我再次去机械厂,厂里休假。我跟魏某华说了这事,他说陪我去浙溪她家玩,让我帮他雅马哈80型旧摩托车充了10元汽油。我忘了带礼品,魏也不提,估计魏最想去了。
       她家是4间两层楼房,到了她家,谈某妹倒可乐给我们喝,我在堂屋坐了会,不见了魏与她,我出门发现,他俩在大门口说话,对上眼了。我很不高兴,让魏先回去了。她父母在家,把我叫进房间,她妈问那个男的是谁?我说他35岁,有儿子离婚了。
       他爸建议我,去合肥学习彩色电视机维修技术。我考虑到没钱,就说,可以买工具书自学,她弟弟在旁边说,那自学能学会吗,我说一定能学会的。她爸真的聪明,也算给我指了路,至今感激,虽然如今,家电维修行业衰落了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2:31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(23), m: o( f8 r1 M$ r5 s# Y' D
       随后,她拿了几块钱车费给我,我没要。她让弟弟骑125摩托车,载我去榔桥乘车回家,他弟弟把我送到榔桥,就回去了。
       此时,已是下午5点多钟,榔桥没车去泾县,我就去找榔桥镇长,他是我远房表哥,他不在政府,秘书张某铃,也是古坝女婿,带我到一家饭店吃住,说他来结账。吃饭时,饭店却收了8元饭菜钱。一名女孩在不远处坐着,我让她过来一起吃了饭。在二楼女孩子住隔壁,我与她在阳台,坐着聊了会,也许我不会与女孩聊天,她就回房间去了。   过了一会,隔着板壁,问我要香烟抽,我从板壁上头递了一支烟给她了。我为下午在谈家的事,气的睡不着。让女孩子开门,想进去聊会儿,她没开门。第二天早上,那女孩子告诉老板娘,说我晚上敲她门。我也早起了,老板娘与她警惕地看着我。我下楼跟老板打了招呼,就乘车回泾县了。
       我到陈家冲印店,把这生气的事,告诉了陈某的妈妈,陈妈说,我真傻,认识女孩子,干嘛带同伴去啊?这是大忌。真是这样的,我舅老表陪本村朱某宝去女友家,他女友就看上了我那帅气老表。朱某宝也聪明,说我老表已结婚了,嘿嘿。
       下午,去厂里要回了我写给她的信。晚上去机械厂找她,在她宿舍喊了半天,才开门,进去坐了会,就回家了。过了几天,再去找她,求她姐喊她出来的,两人蹲在路边没话说,我就回家了。这主要还是怪自己,不会甜言蜜语,不会行动,不懂怎样讨得女人欢心。
       1996年4或5月份,我由于头晚没睡好,加上饮食差,又突发阑尾炎,肚子痛的受不了。老大陪我到街上,向补汽车轮胎的老彭借钱,他没钱。到泾县,向云岭路某门面房二楼美达艺术影室秦某民借钱,他带我去泾县中医院,找他朋友,中医院新到的外科医师李大陆,为我做阑尾切除术。
       先在病床上吊了消炎药,肚子又不疼了,医生问我还要不要手术,我说不做手术,下次又会发作,还是做阑尾切除术吧。
      于是,秦帮我垫付了800元,医生打电话从泾县人民医院临时请来了麻醉师,让我我包了80元红包作麻醉费。在手术台,麻醉师在我脊椎操作,不知是不是穿入细针管,注射了麻药,还是外敷了麻药,反正随后的手术,没有一点痛感,头脑是清醒的,可以抬头看医生在手术。
       医生先用碘酒将下腹部大面积消毒,然后用小刀在右腹部,划了一道不长的口子,撑开口子,用好几把止血钳夹住几根血管,掏出肠子,找到发炎的阑尾,剪下给我看了,有3寸长左右。再将阑尾根部做荷包扎紧,李大陆是实习医生,麻醉师在旁边指导。好像李大陆操作失误了一下,麻醉师啊呀一声,最后肚皮缝合,手术成功,就是没输血。
       推出手术室时,我看见门边一堆白色手术服,上面全是血,至少一斤。躺在病床几小时后,麻药退去,腹部就痛了,也不是太痛。住了几天就出院了,照镜子人脸像老了10岁。
       住院期间,电机厂一小伙子跟人打架,被砍了一大刀,从胸口的上面划到下腹部,吓死人的,缝了80多针。派出所把砍人的农村小伙押到医院,看了伤情,让他去筹款,可他没钱,被砍者自己承担了医药费,那砍人者也放了。一帮电机厂员工来看望伤者。其中一位皮肤稍黑的姑娘,也许是想跟我认识,藏我看的杂志,我很生气。只能说我太傻,又错过了缘分。
       有两位女护士,其中一位性格温柔,对我照顾的不错,过了几天,我帮她在三角公园照了十几张彩色相片。给她时,她说已有男朋友了,她可能没男朋友,只是嫌我穷或个子矮。
       我曾经与古坝街补汽车轮胎的老彭一起上山打过猎,那次并无收获。阑尾手术回家后,他送来40元,让我买营养品。上次昌桥但某群的事伤害了我,回来后,向他诉说了,他正好打到了兔子,晚上烧兔子肉,跟我喝酒,开导我。
       老彭应当也是A型,虽然有脾气,富有同情心。那年45岁,还没娶亲。古北苏某春补了农用车轮胎没给钱,他放了车的气。苏找与外甥找老彭麻烦,我蹲在路边没去帮他,还是他街上老表帮他吓住了对方。为此事,老彭怪了我几年。我跟他解释了,当时没想起来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2:31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(24)
' O. Q5 K0 Q$ O: E' E$ L
       可怜的老彭,40多年从来没碰过女人。过了段时间,有人帮他介绍了一位35岁女子,丈夫在汪家山煤矿出事了,女子带了10岁儿子8岁女儿。老彭带我去丁桥女子家,拍了一些彩色相片。我带她小孩去丁桥街上玩,照相馆(兼游戏室)有本事的老板预付我50元,让我帮擦洗一支照相的长焦镜头。回来时,老彭还带我去枫坑大山里朋友家玩了。
       老彭成家后改行,夫妻俩加工枫树木珠,卖给榔桥工艺品厂高某和,这样,干了多年,把两个孩子拉扯大了。老彭还会中医,治好了许多疑难杂症,也挣了不少钱。
       他两个舅姥爷在丁桥造宣纸,就让女儿去北京开了宣纸经销店。由于本地宣纸生产成本太高,相继停业,就从外进货。虽然店铺市场总管经常白拿宣纸,但几年下来,还是赚了不少钱。儿子去山东等地闯,一年也能赚不少钱,从戴的10万元欧米茄手表就能看出来。2011年动工,在丁桥金水桥,填河道,平整地基,兴建了一幢4间4层的商住楼,耗资250万,一层3间出租给买五金电器的,另外一间出租给卖衣物买纺织品的。后将2楼改为了宾馆,供来丁桥的书画艺术人士居住。在泾县太平湖市场买了两间门面房180万。
       2011年我骑125踏板摩托车到处跑的修家用电器,这街上偶遇骑着钱江100弯梁摩托车的老彭。那时,他正在动工建楼,我去给他修了一台老式21寸康佳电视机。新楼建成后,我帮他装了4路带硬盘录像机的监控摄像头2200元,装了10套中星九的小锅2800元,修过康佳48寸网络电视机,40元成本跟他说了,他却给了600元,另外一包中华香烟。
       后来,他家北京宣纸经销店300万转让了,女儿嫁去了沈阳一房地产老板家做媳妇,生了儿子。老彭儿子现在也结婚生了儿子。
       2021年正月初六,我带了两瓶古井贡酒去拜年,中午喝了600元一瓶的茅台醇,包了200元给他孙子,临走时,他说家里酒多,硬没收两瓶古井酒,却要给我两条香烟,我不要,最终塞给我一条硬中华。
       阑尾手术借的钱,总是要还的。我在照相机杂志上看到深圳龙岗横岗镇一家港资照相机厂招工,就把《照相机》杂志文章复印寄去了,很快,付姓总经理来电话,让我去他厂里。
       于是,1996年大约10月底,我简单地准备了一下,踏上了去深圳打工的路途。
       在宣城做京广线客列,途经宁国、绩溪、黄山、祁门、景德镇、乐平、万年、贵溪、鹰潭、余江、东乡、南昌、新余、宜春、萍乡、株洲、衡阳、郴州、韶关、英德、直达广州。在广州,61元广九线时速160公里的快速客运专列,经东莞、常平、樟木头、到达深圳火车站。又乘中巴去龙岗县横岗镇,该路段属快速公路,沿路两边全是经营商铺,见到路西边约8层的横岗镇政府大楼。从中巴下车后,因为地形不熟悉,被骗上一辆黑中巴,交了5块钱,胡乱拉了我一段路又过了头,让我下车。最终,问路走到保安村的富达光学厂。
       富达光学厂由香港富达光学实业公司投资,坐落于惠州到深圳主干线、盐田分叉路口的、路东边的工业厂房区。厂院北方,有南北30多米长的车间楼一幢,约3到4层。1楼办公区,进门右边是总经理室,2楼生产车间有6条流水线、北段7米是仓库、南段3米是厕所;3楼是制模、烤漆、丝印车间。厂院中间是配套的餐厅房,设有培训间、电视间休息区。厂院南方是两幢3层男女工宿舍区。中区有向西的厂院大门,有保安室。另有女工宿舍区在向南约100多米远路对面,三层楼的大三合院,有门卫室,员工大多数是女孩,少量已婚妇女。
       在总经理办公室,付总简单了解下,让福州聘请来的车间主管安排我,先在修理线上班。
       每天都有大量的有故障的傻瓜照相机维修,都是流水线下线的成品,经QC与QA检测出来的。该厂生产的平视取景傻瓜照相机,是日本设计的,使用35毫米感光胶卷,电脑控制,自动输片,自动倒片,自动化成度较高,有固定镜头的,也有伸缩变焦镜头的。
       该厂曾帮江西凤凰光学仪器厂代工、组装凤凰303钢片快门光圈优先单镜头反光照相机。另外还生产彩色外观塑胶的小型望远镜。这些都是出口到东南亚,或欧美非洲国家。
       工厂包吃包住,每天早上7点起床,洗漱完7.30吃饭,8点上班。上班时,从转弯楼梯排队上二楼,保安维持秩序。中午12点下班,也是排队下二楼,进餐厅吃饭。) {3 N2 e% Q) F: J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2:31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
1996年在深圳

(25)     
. |( z: r- X' o2 s* x4 V
       普通工人吃大食堂,排队在窗口打饭菜。一位漂亮女炊事员,打给我较多的菜,而男炊事员坏,打的少。大食堂菜饭一般,西兰花、黄瓜、青菜、榨菜、豆腐之类,每天中午,有一大桶骨肉汤,估计水多肉少,或被食堂员工先吃了一些,反正没啥味道。有时,我们吃过晚饭,不加班,就在食堂看电视,或出去乱逛。
      办公室文员、车间主管、拉线长等,吃小食堂,小食堂是每人单独配饭菜,好像都2素1荤一汤。我接触的修理线拉长有两位,有时晚上不加班,修理线的拉长讲照相机电路原理课,因我懂些电路原理,听他或他也讲不出什么所以然,都在深圳劳务市场吹牛进厂的。
       那是1996年没手机,更没微信QQ等即时通讯,除了语音电话,就是写信。我写了一封信给泾县南门的陈某红,她回信地址是芜湖卫校,让我好好上班。做了两个月,邮政汇款到泾县邮政局洪大哥,让转交云岭路二楼美达影楼的秦某民,还他垫付的800元阑尾手术费。
       我带了照相机,带几位女工去公园拍了几十张彩色相片,送给他们了。宿舍里没有私人储物箱,带的万用表被人偷走了。每间房有5架上下两层的钢床,门靠南床位放一大厨,供员工放衣服。我睡门靠北的床,上层没人。最里面睡四川夫妻用布帘遮挡。条件很简陋。
       同宿舍一湖南小伙,上班时认识一妇女,中午爬上里面靠南边、小伙的上层床,盖上被子,女在上做见不得人的事,河源一同宿舍男工向我使眼神,我瞄了一眼。后来据该男工说,他为那妇女花光了钱,河源男工说他傻。有一次,撞见拉线长与另一女工抱着亲热。
       厂里有300多名名女姓员工,大多是漂亮女孩子,也有少量已婚妇女。100多名男性员工,大多是帅气小伙。为什么俊男美女都没能升学,这是个值得研究的问题。
       因我个头矮,帅哥对比之下,大多数女孩都看不上,仅有几名长相一般的女孩跟我接触,说过话。有次,新到一名湖南17岁的漂亮女孩,叫吴桃花,性格外向,与谁都见面熟。
       有位江西胖女孩,我曾经写了信不敢交给她,四川一小伙自告奋勇地帮我交给她了,她只是时常偷偷观察我,没积极回应。另一位江西女孩子,皮肤白皙,也漂亮,有次厂休,我约她去深圳市里玩,她没去。我独自去深圳罗湖口岸玩了,还到了深南大道边走边看过。傍晚回来后,到保安贸易市场,见到她,她偷偷的笑。
       那段时间,独自身处陌生环境的我,多么想有位女孩子与我做朋友啊。追求女孩子,要大胆主动积极,女孩子就欢迎。可我的血型决定了做不到,几十年后才能做到,但已经迟了。
       1996年腊月小年,在女工宿舍院子里,举办了一次游戏活动,很热闹,我与四川那小伙各一条腿绑一起,与其他人跳着比速度,得到奖品望远镜,后来不记得搞哪里去了。
       女工宿舍区在向南约100多米远的路对面,三层楼大三合院,有门卫室。宿舍有好多间,也曾去过几间,但无收获,还是内向胆小不活泼、加个头问题外表永远是吸引女孩子的第一要素。去一女工宿舍玩过,认识3名,其中有位36岁女人,据她说没结婚,但那时我不喜欢年龄大的。还有位22岁的长相不行。我们4人去横岗公园及街道逛过,很热闹的。
       第3个月工资784元,另一新到小伙才390元。一位戴眼镜高中文化的四川帅哥,告诉了车间主管,主管立马对我说,员工之间不要透露工资数额。这位带眼镜的四川小伙,不知从哪学来了安利传销,开始在厂里游说拉人头,交230元加盟费方式,给一些化妆品,再高价传销给熟人朋友。还有能吃的牙膏,要40元一支。也没几个人相信,我也公开说那是骗钱的,他居然找他同乡、就是与我要好一同上班帮我送信的那位小伙,找茬与我争吵。
       没学会计,就不会理财腊月天,有些寒冷,我实在孤独寂寞、难以忍受,曾经晚上一个人上到宿舍楼顶吹冷风。去保安集市,不懂讲价210元买了个自动翻带随身听,没事就听孟庭苇的《手语》《心电感应》等歌,喜欢听歌的人,大多内心软弱、没能力依赖性强
       打算年底回家的,去保安集市150元买了塑料大旅行箱(四川眼镜哥会理财,买40元帆布的),安徽老乡保安说,你回去又做什么?去保安集市3元理个发,吹牛技术好实际差;找了家个体美容店,电烧脸与颈子的3颗黑痣70元,发现厂里办公文件全是英文,感觉到英语重要,照广告200元邮购一套扶忠汉英语。2002年学了会计才明白,这些都是乱花钱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2:32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
1997年正月从深圳回家

(26)
' _! T+ C# f( M+ j) X3 A
       由于回家太远,浪费车费,就留厂过了年。一位附近瘦男,在厂院外墙棚子里卖水果,见我老实,克斤少两,我找安徽保安去理论,那家伙很嚣张,死不承认,但还是补了两个橘子,保安怕得罪人,就说算了。反正再也不去买了。
       1997年正月,好像初八开工的。我有下鼻甲肥厚性鼻炎(2004年广东女药师女友陪我,在茂名石化医院电灼治好了),生产车间的空气不流畅,上班时,鼻子总是胀的受不了,必须去厕所擤鼻涕才能缓解。上厕所,要从拉线长处取牌,一次上厕所人数有限制。有次我去上厕所,门好半天才推开,从里面冲出一名1米7左右的帅哥,过了会,一名美女从里面缓缓离去,鬼知道他俩在里面干嘛?这还不是主要的。
        最要命的是,该厂管理有问题,新年里,我被安排到装配线。不像电子装配线或修理线,电子元器件充足。装配镜头的镜片,从材料部领,总是物料规格不齐全,我们无法跟上传输带的节奏,跟拉线长反应,他也没办法,这上班压力真的大。回家后,已写信告诉了总经理。
       健康是挣钱的先决条件,身体不健康、文化浅思想不开化、忍不住孤独寂寞,加上生产车间管理不善,上班压力大,是造成我不能坚持上班的根本原因,也就挣不到钱,陷入恶性循环。那工资不低的,很快就有800元月薪,相当于2021年1万多元。
       新来一名约二十六七岁的女子,身材丰满、性格温柔,应当B型我好喜欢,送了书给她看。第二天,她在女工宿舍二楼喊我,还书给我。我上到二楼她宿舍房间,她在泡丰满好看的脚,脸色沮丧,说跟拉线长吵架,要离开厂。我曾在保安集市看过一场宽银幕香港警匪片,就带她去看电影,但过了时间没看成,在草地空旷无人处,她转过身去,背对着我,我真想抱住她,但没行动,仅碰了下她的上臂。
       晚上与她回来进厂门时,正好遇见总经理与车间主管等人在厂院里,我向总经理讨保,能不能留下该女子,总经理搭着我肩,附在我耳边悄悄说:她脑子有问题,我将信将疑。
       当天晚上,她拖着行李箱要走,我也收拾了,准备跟她一起走,她不同意,我给她100元买吃的,她死活不要,唯心主义的我我扔给他,她才捡起。谁知门外来了一名小伙子接她一起走了,我难过极了。那时100元,相当于现在1000多元。这女的应当不在乎我,头也不回,跟那20多岁小伙走了。
       我回到宿舍,难过一夜。第二天,上班时,在车间门口,等车间总管,提出离职。那位江西白皙女孩子上班时经过门口,疑惑地看了我好一会,就进去了。当时她要是问我一声,也许我会改变主意。车间主管跟总经理说了,总经理想挽留,我去意已定。总经理很失望也很无奈,便让财务结算了我的工资除去过年饭菜的余额。安徽保安也劝我留下来,我感谢了他的好意,然后拖着旅行箱离开了光学厂。
       我带着满腹带惆怅,离开了光学厂,至于怎样到达深圳市的的,都不记得了。在火车站买了去广州的火车票,把行李寄存在火车站寄存处,然后到罗湖口岸,望好长时间的呆。
       深圳坐火车穿过市区到达广州,在火车站排队买票时,后面一男问我去哪,得知去安徽,他说是老乡也去宣城。一会窗口来人说没宣城票了,他能找车站搞到票,后面老乡给那人钱,让他帮买票,我好担心差点就相信了。排队到窗口问能买到票,再回头两骗子不见了
       买了火车票,就在广州火车站等。广场环境差,附近没什么漂亮的建筑,等车的旅客,来自全国各地。终于听到广播喊上车了,背了包,提了塑料大旅行箱挤上了火车。
       1997年正月回到家里,脑子一片空白。仍然去泾县几家照相馆冲印店接照相机维修。
       1997年正月底余开武说把古坝街修理店作600元转让给我,我去姐家借了500元,想到技术不到家,没敢接受转让。在西门口照相馆,我掏出800元,王师傅看见了,问哪来这么多钱,我说借的。随后去云岭路自行车行,贪大求洋,不懂还价,480元买了一辆英克莱山地自行车。云岭路美达影楼秦建民有一支日本适马35至135变焦镜头,因他拆开清洁,镜片无法复位,300元卖给我了,我回家正确安装了镜片,照相效果非常好,只是笨重了些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3:24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(27)$ ?& M& C( s( V% w
       过了几个月插秧了,外甥女要开学,姐姐催要。我只好把那支变焦镜头300元转让给你魏某华,现送300元去还了。之后开学了,姐夫来要,老妈让大哥把卖猪的钱,拿了200元还了。不能随便去借钱,也不能随便借钱给别人,借来的钱容易被乱花掉,还起钱来就很难很难。
       去芜湖卫校,看望陈某红,找到学校时,人不在,皖北一名文静贤惠的女学生给开的门,当时问了名字,还写过信给她,她也回了信。陈某红回来后,送我到车站,我拿了200元给她用,就乘车回家了。1998年正月初八,听街上修摩托车的鬼话,买了许多礼品去酒厂路老医生家,中午吃了一碗汤圆,她妈坚决退回了礼品,并说,我应当到泾县租房子修理。我跟老医生到中医院玩,把一条红梅香烟给你他,老医生说帮我介绍朋友家女儿,好像是离婚的,暂住泾县体育场表哥家。过了几天,老医生带我去了体育场表哥家,那女人很老实,晚上她烧饭给我与她表哥喝酒,我喝多了,说了老医生不好。然后骑自行车回家,她表哥说酒喝多了,能不能骑车,我说没事。后来带老表去体育场玩,那女人不理人。后来,我去酒厂路老医生家,陈某红在家,她在水池洗菜,我把深圳带回来的随身听给她听。过了几天,收到她汇款来还我的200元,还有放在西门口照相馆转交我的随身听,应当是老医生向陈某红母女提议的。男人不聪明,到那都不会招人喜欢的。
      1997年10月,给新华书店采购员修了一台日本傻瓜照相机,认识了书店营业员丁姑娘,昌桥人,三中毕业,有近视戴眼镜,文静害羞。我好喜欢她,曾买了一袋苹果给她吃,11月8日在书店她手上,买了一本许后华编的《微机入门短平快》想学电脑
       东方红有位做油漆的,叫王来友,老婆去世,带两女儿。他大女儿帮美达影楼化妆,有一次我跟她说,男人长相不好,没女孩子喜欢,她说,那没办法,证明她也认为我长相不好看。她后来去上海打工,这饭店做服务员,被日本企业一名40岁员工看上,嫁去了日本,日本的全民教育水平高,她被送去学校重新读书。王来友死活不肯女儿嫁去日本,日本人就给你王来友几十万块钱,王来友就到五里岗租了一套房,后来大约1999年找了个老伴。
       魏晓华跟王来友是好朋友,1996年,想把我介绍给他做上面女婿,王来友小女儿初中一年级就辍学了,那年才17岁,也是懵懂年纪。魏带王来友来我家,我招待你他们。我也去王租的房子住过,感觉与他小女儿没话说。一次,王去上厕所,神秘地拉上厨房门,留下我与他小女儿,我还是没话说。附近路边五里岗一户人家,有三个女儿,大女儿需要招亲,某晚,王带我去见了那老两口,很客气的。后来,王告诉我,要交5000元押金,才能谈招亲的事,我哪里有五千块钱。后来那家大女儿招了一名江北人,长相不错。
       泾县大转盘有一家汽车配件店,老板是蔡村人,二十多岁,个子矮,听我说王来友家小女儿漂亮,让我带去王住处见了一下,没被看中。
       我说新华书店小丁漂亮,王来友说陪我去看看长的怎样。去了小丁住处,王来友尽色眯眯的看她,小丁脸羞的通红。后来,小丁嫁了一矮个子小伙,是帮人装照明电线的职业。一次,我去书店玩,小丁怀孕了,挺着个大肚子,问我借钱,我哪有钱借?看来那小伙也穷。
       1998年春季,表姐家大女儿在泾县东门口大转盘租房开小店,代我在后面租了一间简易房。我就搬去住,方便去取照相机维修。隔壁有一17岁女孩叫夏某珍,晚上去她家玩过,蛮喜欢的,还写了诗给她,有天傍晚还带她去校门口照相馆舞厅看了一下,然后到弋江大桥吹风。有晚,看见她跟另一小伙铜陵去街上,我在路边等,她回来时也不看我。我再去她那里时,她好像猜出我生气了,把写诗的信纸还了我。
       住房子住期间,给后面做豆腐的房东家亲戚,修了一台从上海400元带回来的金星牌21寸彩色电视机,就是高压包的高压线烧坏了,只能换了一只。路对面的东山旅馆主人家父亲,曾来修过电风扇。有一对在天然气厂上班的夫妻,吵架摔坏了一台熊猫牌双卡自动选曲收录机,以前在南陵县弋江看见过,要700元。他们说150元卖给我,我说只有90元,他们就卖给我了,我回来修好了,一直听歌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3:24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(28)/ ]  ]/ g# l" y8 O& \
       十字街百货商场路对面的副食品店,在优惠特价销售黄山牌台式电风扇,我95元买了一台。二排巷一妇女想要,我说120元,她出价100元,我没卖。
       军地两用人才电器店修理师傅冯凌松,130元卖了台断管颈的赣新21寸彩电给我。后来1999年与冯一道送坏电视来的那矮个男,是孤峰人,跑来让我把电路板上的、电脑供电变压器拆下来给他,只给我10元。我当时真的傻,应当让他连板卖,或25元才卖。那畜牲应当是b型,比我血型强,我不懂抗拒。由此可见,遇到孤峰男的都要注意了。
       孤峰文化站食品厂会计韦某兰,是北贡人,小学文化。与王某美一天偶然经过我的住处,原来,王某美在上海打工挣了钱,回泾县交通路开饮食店,做咖喱等特色小吃,我骑自行车带她去裕丰路找了房子,她与另一位高个子女孩合租。一天,她、高个女孩、韦某兰几人在路边吃饭,我叫她到一旁,跟她说,不能让韦做采购与财务,她把手一摆说,这事不用你操心。开业后某天,我经过她饮食店,进去看了下,她乡村医生的哥哥也在,带着目镜。工作区有各种制作食品的工具,厨师正在忙碌,餐桌有顾客在吃。她与哥让在那吃午饭,我去照相馆有事,没在那吃。
       过了一段时间,她说有一台21英寸熊猫彩色电视机要卖,我就介绍魏某华去买,去了,又说不卖了。魏某华去饮食店吃过几次,跟我说,太贵了。现在想来,可能是以下原因:铺租贵,请的厨师与服务员要发工资,韦某兰的采购成本高,按照上海的行情价格经营。
       过了几日,她与高个子女孩来我租住处,告诉我,打算不开饮食店了。我为上次她说卖电视机又不卖的事生气,说了一些不好的话。后来想想,真的不应当那样。在2018年,通过微信认识了她的同学刘某香,要了她的微信号码,为当年的事,向她正式道歉了。
       后来去过她家一次,中午吃饭时,她妈妈告诉我,饮食店歇业后,她那彩电,给了大个子女孩,算作了工钱。我听了,心里难过了好多天
       某修家电的师傅,拆开一台平视取景照相机装不好,经人介绍找我装的
       去菜市场买菜时,有个鸡蛋摊,破了的鸡蛋便宜,反正买回来就吃,买过几次。一天傍晚,鸡蛋摊拉鸡蛋框的三轮人力三轮车,从我租住处门前经过,我看见三轮车拐进路对面东山旅馆弟弟家院子,就跟随去买鸡蛋。卖鸡蛋的是一名漂亮女子,热情地称了鸡蛋给我。
       天黑后,我带了一本书去给她看,得知她姓z,初中毕业32岁,娘家在某桥,嫁去西边乡下。她无力地伏在桌子上,说老公跟人家姑娘好。在那跟她说了一会话,就回住处了。
       第二天傍晚去时,见一名小姑娘在理鸡蛋,我说怎么换了人,她说昨天那位,是她姐姐。我说,你这么年轻,怎么不上学?她说已初中毕业,21岁了,我说你文静细心,可以学会计,她说,你那么有本事,不就早干上去了。我听了,很不爽,她怎么不领情,反而藐视我。
       后来,小z告诉我,那是她小姑子。我说你让她照看摊位,怎么算工钱,小z说,没工钱,今后出嫁时,办嫁妆。我说不给工钱怎么行,后来周说已开始发工钱了。
       有一次,z邀我出去,有话跟我说,她骑三轮车,我骑自行车,从零公里往黄村方向骑了很远,在路边工地沙堆停下来,并排坐着听她说话。过了一段时间,她说把小姑介绍给我,我说她那天说话气人。我3人去烈士陵园玩,我骑车带她小姑,z骑三轮车,在烈士陵园3人还照了像,从相片的眼神看z目光深邃,小姑眼神单纯。其实,我不喜欢她小姑,喜欢z。
       1998年时,手机很贵,费用特高,一般人用不起的。某晚,我到云岭路教育局门前的通讯店,280元买了一个三星BP机,就是无线寻呼机,别人找你时,只要寻呼你,寻呼机上就显示电话号码,再回拨过去。由于没问店主,也没看说明书,不会操作,待机时显示一排横杠,以为坏了。当晚Z陪我去通讯店,店主说没坏,我认为不便操作,又加了120元,换了摩托罗拉的。浪费钱不该换,三星的很好的。后推荐郑某华去,他买了三星的。
       文化站的坏东西一次来我租住处,我烧饭给坏东西吃。坏东西说z小姑已有男孩在追求她,我告诉坏东西,我不喜欢她。我问z这事说是的,两人还去过江苏打工。东山旅馆住了黄村19岁姑娘小王,我认识了她,有晚小雨,来我这坐了一会不说话,走时伞却不见了。3 _5 p9 Y' S6 m1 _+ ?8 \8 k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3:24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(29)
6 c* l6 U& b7 ^4 j
       一天傍晚,z寻呼我,我回电话,她说在谢家园路某处(后来建的县政府),让我去,有话跟我说。我去了,与她在路边坐了一会,然后回头来我这里。魏某华在上一年50元卖给我的学习录音机,放修理桌上,被人板开窗户偷走了。我认为z很聪明,就带她去中医院验了血型是O型。考虑到天气寒冷,买了一副皮手套,一条围巾给她,她好高兴。
       无能的男生,特喜欢聪明有本事的女人,反过来,聪明有本事的女人,并不嫌弃愚蠢无能的男生,只要喜欢她就够了。Z是老大,有许多妹妹一个弟弟。一次,她带我去小妹租住处玩,已休息了,我们就回头了。Z跟我说,她小妹初中毕业,与电机厂一名大专文化的技术员结婚了,他是黄田人,结婚时仅有800元。但人才是无价的,所以说,文化不高,尤其是经商人士,很难认识到这个问题。又一次,我去找z,她小妹居然数落我的不是。
       我特意用木板,为z做了一个红漆大字的摊位牌。有一天傍晚,我去z的住处,她与小姑休息了。她小姑说不住,我知道在,就一直敲门,她出来说我是神经啊?我很生气地质问她为什么不理我。第二天去菜市场,猛然发现,摊位牌不见了,她也不再看我。此后,再找她,她就像看见陌生人那样。至此,连好友关系都没有了。那次,我真的不应该这样,深感自责。过了几年,读了自学考试后,已当面向她说了对不起。z告诉我,她小姑现在家带儿子。
       2003年z已离异再婚,是昌桥本乡人,丧偶,也是两女儿,人性格好,与z在中心菜市场旁经营日杂小店,兼营鸡蛋批发零售。小女儿大专毕业,帮他们经营批发生意。
       现在,中心菜市场小店给亲家经营,他们到太平湖批发市场接手了小妹的日用品店。
       我在南门口租路边房子修家电,她用电瓶三轮车拉了一台25寸康佳显像管电视机来修,当场解决60元,后又帮他父母在中心菜市场住处,修过两次21寸老式电视机,另外帮她的日杂小店装了一面138星高清卫星锅。在东门口租住了6个月。
       1998年9月开学季,我曾去孤峰吴某飞家,买了8个苹果带去给他小孩吃,她先生了女儿,我去时,已生了儿子约一岁多了。让吴带我去林业村钟某兰家玩,钟不在家,回来到街上,吴说把街上一名离婚妇女介绍给我,我没理他。我独自到下街去柳某凤家玩,谁知柳已嫁给一装修工,柳住到河对岸婆家,正抱着孩子,我就回来了。顺便到太美职业高中看外甥女。
       1998年底,王师傅让魏某华介绍我去南门口教师进修学校旁一家老房子租住,目的是方便给西门口照相馆维修照相机。房东是泾县交警队队长的弟弟,离婚带儿子生活。那老房子太偏僻,完全靠自己出门找生意,不像东门口二排巷路方便,还能给附近修电风扇之类的。
       在进修学校墙上画了广告,一名食堂职工可能看见了,我在进修学校打过饭吃,这人很友好,很快让我帮他检修理光X30相机,无故障也没收钱,之后就不理人了,真是过河拆桥的东西。赌徒四瞎子家哥哥蓄长胡子,有天来不知干嘛,我没理他。还有一对茂林夫妻,离婚了,带女儿租住在这家。有天,那属兔女子感冒,我去买药给她,她很感激。她女儿15岁,与四瞎子家17岁女儿好,四瞎子女儿想当老师,在家用黑板模拟教小孩。
泾县二中语文老师程某鹏,曾与冯老师,来修海鸥DF相机的镜头,程老师后来在2015年创办了百姓论坛。
       给二中魏老师修14寸黑白电视机,上部压缩,场线性故障应当是荡器电路后,锯齿波形成电路,上半程的积分电容器失效,造成锯齿波幅度不足,但当时我没修电视机的技术,修不好,找了南门修手机的王四海修的,魏老师付了20元。后来给了我两包香烟,算作辛苦费。我当时想,知识分子就是聪明,不会让人吃亏。
       王四海,原来是修电视机VCD影碟机高手,我介绍过影碟机生意。后改行修手机。后来我BP机150元卖给他了。
       陈某红来找我与她一道,到蔬菜队,搬她哥哥退租房时,丢下的东西,我烧饭给她吃了。
       在南门口住了3个月,那段是人生的最困难期。除自己笨,王师傅与魏某华都有责任。
       1998年腊月初,在泾县街上,意外遇到谈某妹与未婚夫,以及原来在孤峰文化站食品厂,现在机械厂任出纳的孤峰赵村的赵某女,随后去谈某妹在谢园路的租住处,吃了中饭。谈某妹的老公搞卷闸门加工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3:25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(30)
       谈某妹听说我找房子住,就介绍她女房东家的两间侧屋的一间,每月80元。搬去后,在前面的墙上画了广告。
       古坝祝伟原来师范大专毕业,在乌溪教书,考进了公安局公务员,在城关派出所上班,在五里岗租住,上下班经过这里来坐过几次。我也去派出所他办公处玩过。现黄村派出所长。
       一名师范中专毕业的高个子小姑娘看见广告,来修黑白电视机,她说画的好。后来我去她家她的房间玩,她拿香蕉给我吃。她家正在装修房间,他爸说,要给她娶嫂子了。一会儿,她爸让她去买钉子,应当是不希望女儿与我交往。
       一名在弋江大桥路红星大酒店做服务员的女子,来修傻瓜相机,走时,留了电话号码,让我打电话给她,我很傻,没打过。云岭一名在外打工的女孩子来修傻瓜相机,要去医院,我骑车送她去的,还送她到大桥车站,她说住云岭街上,让我有空去玩,我后来去了没找到。
       绿宝老总有台18寸金星牌彩电坏了,我修理过程中,忘了焊接焊管引脚,始终无图像,找广播局老赵来帮忙修,请他去吃饭,他说买几个包子就行。结果他看了一下也无从下手。后来还是自己发现引脚没焊。在张总的别墅里,一位戴眼镜的随从给了120元。张总经常去西门口照相馆洗照片,一次这照相馆,他照相机出了点小故障,我没解决,王给弄好了,他说我冒版。临走时从城关镇大院开奔驰走的,王对我说,那车100多万,显得很羡慕。
       烟草公司上班的杨乐,跟古坝卫生院新分来的黄六斤是同学,还有一位同学。杨乐搞游戏室,一台显示器坏了,是开关电源输出的快回复二极管击穿。我那时不懂,用普通二极管装的,图像是出来了,他给了30元,也不知能用了多。我们一起去黄六斤家玩过,喝酒吃饭。另外那同学,有一部与我同款的珠江DF照相机,布帘快门坏了,找我修,我花了很多时间重新拆装的。修好后,他以为我跟黄六斤好,不用给钱就能拿走,我不给,他回家拿来50元钱,把照相机取走了。
       旁边住宅小区一女子拿来VCD影碟机修,由于我技术不到家没修好。他老公去问军地两用人才家电店老板詹继盛,詹说不是我责任。
       古坝王姓同学与另一名同学在二中读书,租住在房东婆家,有次把我东西搞坏了。
       茂林派出所某民警,找我去看彩电故障,去了泡杯茶。我听了一下,只是雨天才有的轻微高压放电声,说没毛病。他立马说,出门有事去,我只好走人,白跑路,连茶都没喝到
       古坝郭冲木山用车运来一台21寸熊猫牌彩电,我帮修好了,小宝子来取,仅付了50元修理费拉走了,回去宣传说人家修不好,我能修的好。后来我去再要了30元。
       19998年大年三十,我回古坝吃过年饭,就来到租住处。1999年正月初一在街上偶遇黄村小王与她戴家冲的表姐小奇。带她们来我处烧饭吃,小王半途坐上一辆面包车走了。
       小奇没走,吃过午饭,下午骑山地车,带她去郭冲舅舅家拜年,回来时,她太胖,自行车的衣架撑杆压弯了。在茅山冲,一辆法院的普通桑塔纳经过,她先坐车走了。晚上与她去戴家冲她哥家玩。过了几天,与她哥姐们去黄村平垣玩,之后还去南门口蔬菜队她舅舅家玩过。那时不知道她的底细,相处的很开心。她的心思猜不透,总觉得思想行为异于常人,就带她去医院验血,是B型。看来A型很容易被B型迷惑或欺骗。但A型与B型又最处得来。
       一次,小王来玩,我正炒鸡蛋饭给她吃,小奇来了。晚上按小奇要求一起去西门口照相馆舞厅。小王拉我跳舞,我不会也不喜欢,小王手好柔软。小奇要跟王师傅跳舞。第二天魏某华不停追问,王师傅说,她嘴巴有大蒜味。
       一次,小奇在我处玩,我一名女同学来我这看看,小奇不高兴,怀有敌意。女同学赶忙走了,那次,我向她发了火。过了几天的傍晚,她带了表兄来到我住处,从门缝对你看,我正好骑自行车回来,她要钱。他表兄却与我拉家常。我想想那天是我不是,正好谭某妹的表弟徐某舟来玩,我向徐某舟借了黄50元给了小奇,让她以后别来了,此后真的没再来过。
       之后,小王帮我介绍一理发店主来修东西,又有一次,来取暂放我处的衣服,我把小奇丢下的一根皮裤带给小王了。小王没念什么书,她父母真的不负责任。后来小王也没来过了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正发技能培训,微信号:13966206648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