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发智慧培训

 找回密码
 中文或qq数字注册
正发智慧培训,微信号:13966206648   快手号:y13966206648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楼主: admin
收起左侧

[经济人物风采] 破茧成蝶,杨正发的求生经历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1:09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
1991年

(11)
5 S' u1 J" K6 F7 \1 H2 d5 x8 @" w
       做万字糕,是从青阳请的师傅。先把糯米磨成粉,再按比例掺水、面粉、白糖粉,潮湿状态下,在中间放青红丝做出万字,再整成长条形,用蒸锅蒸熟,再用快的菜刀,手工切成薄片,印上红字,再用印刷的包装纸包装,我也学会了包万字糕。不得不说,这万字糕真的干净卫生,虽然不怎么好吃。
       比万字糕脏百倍、比花生酥脏十倍的是京枣。把布袋装的糯米浸水,放置腐烂到有臭气,再磨成粉,掺水、发酵粉、白糖粉、生面粉,拌匀揉成面团,再发酵,再切成一寸长、小指粗的小方条,批量下菜籽油锅炸,炸的膨胀成蚕茧状,再捞起来,堆放进白糖粉盆子里搅拌,裹上一层白糖粉,再用印刷的塑料袋装起来封口,这样,一袋袋的京枣就制成了。
       我去春光罐头厂头一个月,还生产雪梨或香菇罐头,就是把梨子削皮切块,或香菇洗净切成块,装进罐头瓶,注糖水,杀菌,真空封口,罐头还是蛮卫生的。后来,不知是滞销,还是成本高没利润,停产了。
: z. u( Y6 E0 m$ @2 @
       有一次,我去景山司机童某红家玩,与他睡,正在谈心,丑恶的老头刘厂长来了,粗暴地把我从被窝里拖起来,像土匪一样,破口大骂,恶狠狠地命令我回厂里装货。第二天,居然要开除我,有位从广德下寺骗来的,高中文化的、初级中学民办教师叫孔维明,帮我说了好话,才作罢。我那时真的傻,被老王忽悠来,挣不到钱,还被骂,却不知逃离,原因很简单,家里有父母、大哥、二哥夫妻带两个儿子,没房子住,无处安身。
       关于孔维明。1994年初冬,我在拥挤的家里待不住,去广德下寺孔维明家吃住了一星期,她有父亲、妻子、女儿盼盼,她妻子贤惠。在他们村子看过露天电影,还与村子的帅哥一道,乘车去江苏溧阳市郊区,帮人插秧,两人一道到天目湖游玩了几个小时,傍晚乘车回下寺的。我从孔维明家回家时,帮他女儿家人拍了些彩色相片,洗印好后邮寄给他了。
       2019年,在广德论坛发帖寻找好友孔维明,他堂弟看见了,提供给我了老友的手机号码,联系上了。原来在1998年孔维明曾去北京做过油漆工,后到扬州开公司失败,又去广东电梯厂搞销售,目前,在江西赣州开了一家经营电梯的公司,收入尚可。
       腊月27我买了2斤丁溪绿茶加3斤酥糖,顺丰快递去赣州,反馈说,茶叶好喝。另外,微信发18元红包给他堂弟。
  {$ o4 t' M1 b6 ?5 D) b3 y
       在孤峰文化站食品厂混了3个月下来,已是腊月底了,会计韦某兰拨了一通算盘珠子,扣除饭票钱,已分文无有了,她给我1块钱,我没要。在门卫室问烤火的老王怎么回事,老王说,你觉得不能干,就别干了。
       第二年正月,我去厚岸某香家拜年,她已经讲了对象了。晚上,她未婚夫喝醉了。第二天,她推着自行车,送我经过一华里的田间小道,到厚岸车站乘车回家了。徐某木也去过。
       过了几天,某香与她表姐张某梅、章渡胡燕,三人一道骑自行车到我家来过,第二天早上她们三个姑娘就要走,我送她们一里多路过街上路,某香说,你家太穷了,以后别联系了。我写了信去,她用红色圆珠笔(意指绝交)回信,好像很生气,说马上去孤峰食品厂上班,让我不要再去找她了,我心里好难受。
       过了一段时间,张老师帮我借了10块钱,借给我一件牛仔上衣,我去罐头厂找某香,她不理我了,她表姐出来,语气缓和地劝我,别纠缠她了,我想想是我不好,就离开了。
       后来1992年下年半,我在厦门集美打工,寄过一张明信片给她,也寄了明信片给韦某兰、古坝程某江。
       不久,她回信说,收到我的明信片很高兴,谢谢我还记得她。还收到老王寄来的新,应当是会计韦某兰给的地址。大牛皮纸信封里,主要是文化站的宣传材料,站编报纸,要求我帮文化站这厦门拉赞助,我当即回信,把老王狠狠地骂了一顿。
" y, r: y) s2 H+ T+ ?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1:10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(12)       
& m/ y5 B, n4 X: j7 @
       男孩子,若没受到恋爱培训,在面对多名女孩时,往往会迷失方向错失缘分。
       临离开罐头厂时,我写了便条,托平时相处的较好的王某美,转交给在车棚子里洗车的某香,某美却在避眼处自己先看了,原来她也喜欢我,但这也影响了我后来的看法。后来我去云岭光明村某美家玩,她爸爸妈妈很热情,他二哥是乡村医生,热情地带我到处拍照。她与董某芹也来我家玩过,还带她两去古北水洞游玩。王某美很有大局意识,说我家只要接一间房子,就有地方住了。
       后来我介绍她两、昌桥汪店大树墩另一小个子姑娘,到古坝沈村曹某宝家采茶挣钱,当晚,我们在曹家吃完晚饭,我就回家了。
       我在文化站食品厂时,经常与王某美、董某芹两人,在一间空房间里,打乒乓球。有时,某美在有事,板着脸收起拍子,不让我跟董某芹单独打。有一次与董某芹一道送垃圾去孤峰河边倾倒,她默默地看我用小石片打水漂,我当时感觉,这17岁高个头文静的女孩子,好温柔好可爱。
       后来第二年曾去汪店大树墩拍照,在她家住过。她父亲是木匠,个头不高,她母亲个子高,贤惠,她有两个哥哥。他父亲曾经问我的家庭情况。她们三位姑娘在曹某宝家采茶时,我曾经有一次带着收到的某香的信,去给董某芹看,某美也要看,我没给,回家后,感觉伤害了她。采茶结束各自回家后,我再去她家,她父母哥哥一如既往地热情待我,但她却去邻居家,不理我了。王某美是有才能,爱恨分明,性格爽朗的好姑娘。
       同去采差的昌桥汪店大树墩另一小个子姑娘,圆圆的脸,与厚岸何某香长相差不多,这类女孩子,大多数成熟早,性格活泼外向,喜欢交朋友。她有一个哥哥,父母亲办了养鸡场。我在大树墩拍照、住董某芹家时,晚上到她家玩,却有另外一位男孩子也来玩。跟她打情骂俏的。第二天上午,我帮女孩子与她哥哥种油菜。下午,董某芹对我就不热情了。于是,我就向青弋江下游方向离开了,心情很沉重。当年的我太没主见太不聪明,人家已经把我看外了。
       1992年春,魏某华在西门口王某林照相馆冲洗彩色相片,认识了安吴沙园的同去洗相片的李某梅,追求她,带到我家来过。李冬梅比他小5岁,人老实,邀请我去沙园玩过。
       她有堂嫂叫秦某凤,专门做古玩生意的,他堂哥是退伍军人,老实,育有两个女儿,大女儿老实叫娟子11岁,小女儿调皮叫圆圆9岁。我在他家住过几次,也跟堂哥去水渠玩过。
       初夏,姑嫂俩来我家,让我带小凤去古北找田湖的好宝子收翡翠等,天热,来去走了9华里,未成交。后来,我跟小凤去查济、黄山太平的新华永丰一带收古玩,同去的还有一位60多岁的老古董,带着22岁的小妇人,即厚岸铁匠的年轻漂亮老婆一道。跑了好几天,都没成果。去太平湖看过,回头找手扶拖拉机贩西瓜到茂林卖,也没赚到钱。
       后来,我在本地收了些铜钱,及一个清朝年代的景泰蓝小罐,拿去给小凤,小凤给我120元,但花林来了一个该死的男性古玩贩子说,没盖子不值钱,于是小凤就还了我,让我乘车去厚岸找张某根,他出40元钱买下了。
       由于在太平湖,我们4个人拍了彩色合照,1992年,我只身去厦门打工后,厚岸铁匠曾来我家,打听她老婆的去处。
       再后来,2015年,我在南门口修家电,60多岁落魄的张某根,有成堆的古玩,真假混杂,总是往我这跑,见我有修理收入,就推销,卖给我好多垃圾古玩,骗了我数百元。还卖了600多元赝品假货给了我在南门蔬菜队的朋友,有青铜四不像、瓷盆、青花瓷碗、铜筷子等。不过假货仿制的好,南门口朋友送给修合福高铁中交三航局的工头,老大的人情,得到许多回报。
      1992年一次从沙园回泾县,经过章渡,打听到胡燕家在下河沿,去她家玩,她家养蚕条件一般。他哥带我去青弋江游泳,住了一晚第二天就回泾县了。小姑娘16岁家很害羞的,加上去过我家,又听过某香及表姐的观点,自然热情不起来。我纯粹就是乱跑,没任何目的。

9 H; y% L" N0 V9 {: ~% T/ l8 e/ D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1:10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(13)* }) j; R( {% }
      李某梅家父亲是村干部,她对我说过,魏某华疯狂地追求她,但她不喜欢,说魏太油腻。我曾经帮她家收割过水稻,热的要命。某天傍晚,在小凤家,小凤、某梅、我,坐凉床上乘凉,小凤当着某梅的面说,把她介绍给我,我说自己没能力,养不活。你说我多穷、多无能?
       我像一只无头的蜻蜓到处串。一次在沙园小凤家,认识了章渡跑江湖的男士,听说我想出门打工,就介绍我去厦门集美福南堂电影院,找与他曾有过走私交易的朋友陈某献。
1992年大约初夏,经过简单的准备,踏上了去厦门寻梦的旅程。
       从宣城乘南京到厦门的列车,54元硬座车票,一路经过宁国、绩溪、屯溪、祁门,江西的景德镇、鹰潭、资溪,福建的光泽、邵武、顺昌、南平、沙县、三明、永安、漳平、华安、漳州,行程1200公里,直达厦门岛火车站。鹰厦铁路,是上世纪50年代,为解放台湾,也是为福建北向交通,削山凿洞修建的一条铁路,全长705公里,55年开工58年通车,86年电气化改造。福建闽北有武夷山脉,大山绵延不绝,这一路风景如画,钻山洞、沿河流,白天看铁路沿线的富屯溪、沙溪河水,晚上看各城市的的灯光与河中倒影,交映生辉。
       经过24小时的咔嚓咔嚓声,到达厦门火站车,已是第三天凌晨,下车后,第一感觉,这里气候温和,到处是花枝招展,棕榈树、各种开花的树,在家乡从没见过,对于没见过南方沿海城市的我来说,仿佛来到了异国他乡。
       乘公交车,经高崎机场,过厦门很长的跨海大桥,来到集美立交桥下,从集美学村的牌坊下进入嘉庚路,路左边是航海学院,路右边是水产学院。大约走了300多米,果然路右边有一座南洋风格的大礼堂,即福南大会堂。
       早上到大会堂门前的,往地上一坐却困的倒下了,居然一觉睡到了下午4点钟。醒来才想起来找陈某献。一路打听,来到了住宅小区,尽是高楼林立,左转右拐,好不容易才找到陈某献,40岁属蛇1.73米个头,较瘦,留着鲁迅式胡须,他说女人喜欢。
       他安排我,住福南堂的三楼一间单人房间,自己烧饭吃,在二楼的皮鞋底分包加工车间上班。主要业务,给湖里工业区、一家台湾庆祥鞋业工厂的中层鞋底,包各种面料的锦边,用面包车从湖里厂方拉来中底与包料,包好后装箱用车拉去交货。那家工厂有4层厂房两幢,流水化作业,日产1至5万双各式女鞋,出口到欧美及东南亚国家。
       我到的时候,原来的工人都离开了。陈让我写招工广告,到集美立交桥下的各个路口张贴,一下子招来十几个女孩子,之后又来了一些。于是,加工车间又开工了。
       招来的女孩子中,有厦门同安县靠近集美镇的,也有四川江西的。那时,贫困外省年轻人出门打工,大多是没目标的盲目乱窜。有一名漳州的20岁女孩子,每天化妆,看上去白皙微胖,陈用她当公关小姐,公关庆祥鞋业的一名姓游的副总经理,游副总是北京人士,应当是高层某人的亲属,年底即乘飞机回京过年。
       有时,晚上随车去湖里的庆祥鞋厂,经过厦门跨海大桥,再向右沿海边公路行驶,再左拐向湖里工业区,七弯八拐的,悦华酒店的霓虹灯真的好看。有时,陈让我去鞋厂办事,从集美乘公交车,到高崎机场站下车,距湖里鞋厂还有8里左右,没有公交车,得乘摩托车,单程费用1.5元。有时,我为赚3元摩的费,就自己奔跑来去,跑的脚疼。好在中底加工车间不用走路,很快就会不痛了。。
       厦门自来水公司,名字第一次听说。有一已婚男士25岁,国字脸,清秀书生型,长相不错,经常来找20岁女孩子,有时在办公桌上,有时在女孩的房间里,动静很大
       沈小兵从魏某华处,弄到了我的地址,突然一天跑到福南堂的南大门前,我去倒垃圾,猛然发现了他,吓了我一跳,问他怎么跑这里来了?赶紧安排他吃了饭,然后让他睡觉,他居然睡了24个小时才醒。原来,他跟我来时一样,在火车上一直没睡。
       沈小兵住了几晚,我负责去学校食堂打饭菜给他吃。他也听到了那女孩与自来水公司的员工的动静。因他在这里找不到事做,他就离开了。
+ ?4 o- _! E0 _9 k5 T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1:11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(14)      
/ I* b0 c6 ]# v) |* ]
       陈某献另一位朋友,25岁左右,浓眉大眼、粗狂豪放型,也对那20岁女孩子感兴趣。陈某献同样利用他,义务帮忙装卸鞋底包装箱上下车。他还向我打听,自来水公司员工是不是经常来。
       有一次晚上,我在办公室跟自来水公司的员工,说了些大个子女会计的话坏,女会计是陈某献老婆的朋友。20岁女孩子在房间听到了,第二天报告了女会计,女会计让我走人。
       结算了微薄的工资,我中午就打点好行装,下午来到了厦门火车站硬等,打算第二天凌晨买火车票回家。
       天渐渐的黑下来了,火车站各种灯光亮起来。有一根广告灯塔,上面五颜六色的扇形光栅,变换闪烁,却始终只显示4个字:蓝带啤酒。
       我正在考虑,如何熬过这漫漫长夜之时,突然有男子走过来,操着闽南普通话口语,问我愿不愿意,跟他们去做建筑小工?
       我当时想,来厦门,就是想找份事做,挣钱活命。若就这样回去,仍然到处乱窜、一事无成,跑出去又灰溜溜的回来,还会被人家笑话的。看这泥瓦匠不像个坏人,于是就答应了。

  c6 \! D; m7 @7 K- ~
       与他们乘车来到了集美向泉州方向、约20多里的、东安路边工地做小工,8块钱一天。第一天搬砖,就划破了小腿,鲜血直流。就这样干了十天左右,吃的伙食又差,有时就一碗蛏子汤作菜,实在干不下来,就想结算工钱离开。那在火车站招我的那师傅说,才做地基,工钱没结算下来。
       我就从路边乘车去泉州的晋江,哪里有许多汽车修理店,各修车店里的师傅们,都说着相同的话:那力气活你肯定做不下来的
       于是,我又乘车往惠安跑,然后,又从惠安县乘车到了崇武岛。
       娶妻当娶惠安女,嫁人莫嫁莆田男。在崇武街道找到一家旅馆,价格便宜。傍晚,我来到海边,坐在礁石上,不远处有几只小渔船。望着台湾方向,风平浪静的海平面有几处黑色礁石。我在想,为什么没有出路呢?这个时候,我还没有像2001年8月读完哲学后的醒悟:文化浅、素质低、脑子笨、能力差。
       第二天,我只好乘车回到东安路边工地,那从莆田到厦门的客车,应当是私人的,比去时的车费,多收了我5块钱。我在工地宿舍住了一晚,问他要工钱。干体力活的也不坏,都是底层可怜虫,他实在没钱,就把身上的几十块钱给了我。
       我又乘车来到福南堂,陈某献问我,怎么又跑回来了?感觉大个子女会计,也没之前那么可恶了。于是,我又在中底加工车间做活,轻体力活,干两天歇一天,一个月也有200多元工资,比建筑小工合算。有一天,还到集美某银行,买了一张20元一年期存单。
        同安来的女孩子,好像有5名,有15岁的林玉云、16岁的林玉妹、从云南买过来的22岁小妇女。她们5人与其他省的女孩子一起,住福南堂的一楼宿舍。
       有时,我也去她们房间坐一下。15岁的林玉云个人不高,但很开朗很单纯,她要我教她说安徽泾县本地方言,我就教了几句,她跟着学的说,说的还有模有样的。
       有一次,在车间干完活后,我跟其他女孩子说笑,林玉云却坐在阳台、伏在石栏杆上埋头哭泣,我走过去叫她,她抬起头,满眼泪花的,可能他喜欢我。
       一次,大会堂演出,广东汕头来的歌舞团,其间还演唱了李茂山林淑蓉的歌:无言的结局,唱的真好听。云南买来的小妇人一个人,靠在二楼走廊栏杆在看,我与她打了招呼,她好像心事重重的。
       我们加工厂没食堂,工人们就去航海学院的食堂打饭菜学校食堂饭菜票,可以在路边小店买日用品,我们就在小店买饭菜票,店主耐心好。鹭岛香烟1元,金桥混合型2元。
       在学校食堂,认识了一名学生,名叫徐世和,比我小3岁,闽北建瓯人,在航海学院驾驶系,读自费大专,3年学费,需要17000元。我经常去他的学生宿舍玩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1:11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(15)! j2 x: \9 G  t- Z5 E3 l; O
       也去看过他们上课的教室,讲师位有大屏幕电视机,整间教室约有60个学生座椅,全是单个的,一排排的错落有致,前低后高,坡度很大,是为了后排学生不被前排遮挡。
       一天晚上,我从外面玩晚了,回学村,航海学院的大门已关闭,我就翻铁栅栏进去,刚一落地,就被学校的两名保安叫住,带去学校派出所。派出所长问我为什么翻栅栏进学校,我说去学生朋友那里玩,然后保安把徐世和叫来派出所证实。当得知我在集美电影院陈某献处做事,派出所长立马态度友好起来,笑着说陈是他的朋友,嘱咐我以后不要再翻栅栏,那样是违反学校安全规章的,我说再也不翻栅栏了。然后,我与徐世和各自回去了。
       徐世和给我提供了不少帮助,我真正离开厦门时,20元的定期存单转让给他了。回家后与他多次通信,后来他与本地一名丰满文静的女教师结婚了,他也正式驾船出海了,他说海上职业很辛苦,风里来浪里去的,到过南美洲的厄瓜多尔等地。
      买了一本高等教育出版社的《政治经济学》学习,此书回家后,送给了程彩江,他给了他二哥。他二哥高中文化,原在森工站,后去官坑宣纸厂,后来发了财,老婆病亡后,又娶了饭店老板家小女儿,书应当起了大作用。
       男人千万不能傻!当年,我若读了哲学,心理学,就不会这样傻了。
       一名四川达县来的瘦弱女孩,23岁,名叫郭达琴,比我小2岁,没活做时,到我房间玩。我问她怎么一个人出门,她说几个人一道出来的,但始终没见过她的同伴。她没念过书,连名字都写的歪歪扭扭的,我就教她写字。她没钱买饭吃,我就经常打饭菜给她吃。有天没活干,我带她乘公交车,去高崎机场,牵着她的手,在护栏外看飞机起降
       回来时,到了大会堂楼下,我先上了三楼,从房间窗户往下看,发现郭达琴还在楼下路边,在小摊车买吃的,她说身上没钱,原来在骗我,说有同伴,也是说谎。她应当是B型血,她不明说,我这A型就很难猜出她的心思,除了同情她心疼她,其他方面没法帮。
       一会儿,她上楼来到我房间里,坐在我的床上,我也顺势坐在她身边,我一把抱住了她,亲她脸、颈子,有一股清凉油的怪味。她也没回应,只是双脚前后摇晃。我冲动了,但想到她不识字,刚才又撒谎说没钱,还有清凉油的怪气味,就起身走到窗户旁,控制住了自己。假如那次要了,她会跟我的,这件事后来想想,有些后悔,但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。
       见我关心四川郭达琴,那几名同安女孩,就总是找她吵架,郭达琴也不示弱,拿起剪刀自卫,我总是拉架,两边说好话劝解。同安的女孩子说,我不该打饭给她吃,我说她没钱,不能望着她挨饿啊。但她们晚上同住在一楼,郭达琴想必也受了不少欺负,我真傻!
       有一天晚上,郭达琴在我房间玩,徐世和也来了,我让郭达琴回一楼去,她迟迟不愿意下去。我当时真的傻,她肯定在一楼天天受气,要是就让她跟我一起住,那至少能免除了她的恐惧感。
       后来,郭达琴离开了加工厂,一个多月后,在集美海边的街道遇见了她,长胖了,小腹隆起但不像怀孕,难道她已婚生过小孩?她从口袋里掏葵花籽给我吃,还说,马上去湖里的一家饭店打工。我真的傻这次机会,我还是没抓住,不得不说,她也有责任。
       后来一次,与徐世和、他在湖里打工的女同学,三人一道去湖里工业区玩,我还打听郭达琴的下落,但没结果。那女同学打工的住宿地,一两层的小房子一间挨着一间,环境不好。
       在大会堂住,平时用水,用大塑料桶,到二楼接厕所里的水龙头水,提回三楼用。有时忙出汗了,就到厕所用塑料桶接水擦澡。厦门冬天半夜气温仅十几度,冷水洗澡好冷哦。
       1992年腊月,台湾庆祥鞋厂年庆,需要人手,陈某献让我带了七八位女孩子,去湖里厂里帮忙,当然给工钱的。忙完回来时,我带她们在餐馆吃饭,俨然是一位老板的感觉。
       过了几天,陈让我去湖里鞋厂财务处,取了5000元现金回来发工资,那高崎机场公交站到鞋厂的8里路,我仍然奔跑来回,只为赚那3块钱摩的费。
       陈某献有时带点猪内脏,给我烧的吃。一次,帮他换液化气,一瓶气几十斤,我抗了好几里路到他家,累一身汗。还有一次,去他家找他,他是花脚猫不在家,那大个子女会计正在他家,听躺在床上的陈妻诉苦,说陈某献这也不是那也不是的,我没告诉陈某献。
9 r! f8 B( i- n. z" {! V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1:12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(16)3 s1 r8 I; m+ ~7 u+ H
       我曾在集美医院,治疗过一次左板牙,中间穿孔了,有时痛的难熬。30多岁的女医生先用牙钻洗净,上碘酒药棉填充,再用石膏类封固,总费用30元,管了4年没痛过。
       腊月有一次,陈某献让我送两条新牛仔裤,去集美医院交给一位27岁女护士,那女护士有点像唱歌的高胜美,163左右,瓜子脸,稍丰满,好漂亮的,应当是O型。陈告诉我,她还没结婚,是他的情人。我去到她住处门口,她就用女低音问,杨忠发,你来干嘛?我说陈让我送两件衣服给你。
       有一次,我从二楼的过道去厕所提水,陈迎面走来,陈有173左右,胳膊下挽抱着一位女子,那女子见我,赶忙躲在了他的身后,其实我早就认出来,她是谁了。
       又有一次晚上7点左右,她来到大会堂3楼办公室,坐在陈的对面,望着留鲁迅胡须的陈。天气有点热,她穿着白色的丝绸上衣,胸脯好高好大的有点下垂。过了会,听见楼下有摩托车的突突声,航海学院派出所的所长送来了川崎125摩托车。我们都下楼来,她骑上去,踩了几下启动杆,启动不了,陈让我帮推着去集美立交桥下一家摩托车修理店,帮修一下。路上没跟她讲话,倒是脚被摩托车搭脚给碰伤了,不过没几天就好了。
正月里,我闲的无聊,帮加工厂画了一面横幅梅花图,有5尺长,贴在办公室。
       1993春节过后,原来的女孩子们没再来了,我又写招工广告张贴,招来一批新员工,有厦门海沧的,有江西的。总是做几天息几天,这样,收入就低。海沧一名大个子妇女,约30多岁,陈看上了,她也不拒绝。有一次,我从学院食堂打来一盒好吃的饭菜给陈吃,陈居然给海沧女人吃掉了,令人大失所望。
       有一次,我经过二楼某房间,听见里面在说话,从门缝里发现,陈与海沧女人睡在床上。这陈有40多岁了,本来就瘦,哪能受得了,我好担心他。海沧女人还带来一名个子不高的16岁女孩子,试图介绍给陈。沿海特区女孩子,怎就那么开放呢?
       我在想,陈究竟有多少钱?是不是他以前跟我说过的,当年走私黄金,遇到缉私队的船,他们躲在岸边海水里,只露出嘴呼吸。看来,陈还有不少老底呢!
       海沧女人应当是O型血,粗枝大叶的,人也不坏。有一次我与她去湖里鞋厂,在高崎公交站,坐摩的,她让我坐中间,她坐后面。她与陈交往,也许是为了挣钱养家。
陈如此喜欢O型女人,估计是B型人。有些B型男人软弱,性格好,却好色。
       有一次,好像江西牌照的双排座小货车,帮加工厂送包好的鞋底去湖里鞋厂,又拉回材料,事后在大会堂侧边路上,年轻司机向陈索要80元运费。陈旁边一位骑红色125铃木王的40多岁男子,停好摩托车,走上去就是一顿拳脚,突如其来,打得那司机晕头转向、嘴角流血。陈随后给了40元,比平时叫人家的车少给了10元。那司机开车离开时,探出头来,一手扶方向盘,一手指着陈与那位骑摩托车的黑十会,连声威胁到:你们等着、你们等着 …… 后来,陈对我说,那骑行时发出清脆的啪啪声的、红色铃木王3万2千买的。
       后来,可能包的质量不好,或其他加工厂加工费更低,或女鞋市场变故,我们加工厂的任务越来越少。陈就改为帮鞋厂,把鞋头珠绣贴片的业务向外发包。那海沧女人与另外几个,骑摩托车,载我等到海沧一带跑过。陈也带我坐中型厢式货车,多次去同安县集镇,找人代工。
       同安县居民区,大多是石条修建的房子,很牢固的。有一名40岁左右的妇女与老妈住,老公在厦门开出租车。陈把大量的珠片与鞋头布交给她,她再发放给周边人,手工用线秀上。我也多次去取货。陈拖欠了不少加工费,最后一次去取货,妇女要求结清加工费,才能将加工的成品取走。
       想到没出路,在徐世和的陪伴下,我向陈结清工资回家,陈当时有些生气。
       这次真的回家了,再也不像上次,在火车站被人招去做建筑小工。中午,徐世和送我到集美公交站上中巴,挥手再见。到了厦门岛火车站,买了一张到安徽宣城的车票,就在火车站的广场转悠着等待。好像是晚上发的车,不太记得了。回来时,也无心看沿途风景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1:13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(17)
8 J% F  q2 G; R/ \1 `9 ?
       没文化不聪明,只能回家。厦门之行,美梦破灭,只带回一段经历,太多遗憾与不甘。
       回家后曾写报告,递交乡里柏某某,能不能找个事做,以发挥在特区所学,但被无视了。
       当年彩色照片冲洗设备,已下沉到县级照相馆。国营泾县照相馆,当时就引入了上海产井冈山牌全套冲印设备,因管理不善,最终停业。县照相馆原操作冲印设备的职工吴某辉,自费购下本套设备,下海单干,接散户业务。
       西门口照相馆,随后也引进了井冈山冲印设备,笼络了泾县绝大多数照相个体户,包括榔桥照相馆,北门他哥哥王某宝的三角公园照相馆,所以冲印业务较多。
       文化局某职工蔡村人陈某,人聪明,修理倒卖大货车,有一定资金,见彩色冲印赚钱,也强势介入。投资50万,购入日本的日诺士901紧凑型冲印设备,聘请蔡村一位高中文化的诚实青年小包,给他冲印,效果良好。主要是经营散户的业务,利润颇高。因郑某雪家本来就是蔡村回迁的,郑父又是文化馆职工,所以三角公园郑的个体照相,冲印业务在陈家。
       吴某辉的照片冲印业务,被逐渐蚕食,只能用低价竞争,拼个鱼死网破。为此,陈某与西门口照相馆王某林,曾一道去制止吴某辉的无利润竞争行为。
       泾县的彩色相片冲印业务3家竞争,好在泾县有30万人口,喜欢拍照,3家业务皆好。
       魏某华听说我回来了,报告了泾县西门口照相馆的王师傅,让我去帮他做事。照相馆仅王师傅一人打理,缺人手。我觉得王人还不错,就去了。主要是拍室内黑白证件照、去学校拍毕业照、老人放大照、整理彩色照片。曾受王师傅委派,去赤滩照相馆帮老许解决黑白座机的故障。月薪100元包吃住,城关镇大院停车场的二楼,有两间房,住一间,另一间是冲印暗房。有时,个体户的照相机或顾客傻瓜相机出了故障,王就介绍给我修理,钱归我
       19937月20号,有感于古坝沈村高中文化个体户张文星会照相,就写了篇小文,寄去北京《中国摄影报》居然刊发了,王无动于衷,师娘却很欣赏。1994年,有感于陈某在扩印设备上,加分像镜头,在5英寸照片上,一次能印出8张1英寸、或4张2英寸证件照片,经仔细对比光分镜的效果,写了一篇分析文章,寄去杭州《照相机》杂志也刊发了。
       帮北门三角公园照相馆帮忙的两位小姑娘,经常来西门口照相馆送取彩色相片。一天兴冲冲地拿一本书,来说,快看快看,有人写的文章上书了,应当是王某宝说是我写的。因为王小学文化,自尊心强,仍然无动于衷,王师娘却很欣赏。
       两位小姑娘,一个县城人,另一位是赤摊码头人,叫汪某笑,时年23岁,身材高大,性格外向,喜欢说话,脾气好,是位好姑娘。一次带了电机厂一对恋爱的男女来玩,那女孩要墙上一张女子双人画,我没给。现在想想,我太傻,一张画子,有什么不舍得?
       小汪晚上也单独来玩过,还是我太傻,其实我好喜欢她的。有次在夜市小吃摊,我发现她在帮忙,一会她回住处了,好久才回来,我说这么久才来,她很生气,说与我无关。我回住处时,腿像灌了铅。过了几天,在离照相馆不远的苏红路,又遇见了她,随她去租住处,看见几位女孩子在她那玩。之后,有次在街上,见到她带了幼女在卖水果,她却遮住脸。
       一天下午,黄田有一秃顶老头,来冲印相片,想卖一部海鸥牌双镜头照相机,要价120元,当时魏某华也在场,张文星想要,只愿给50元,我看老头可怜,跟张文星说,你就多给点钱。张文星就给了老头90元买下了,期间,在老头那破提包里,帮找镜头盖,之后各自散去。过了大约2个小时,那老头气冲冲回到照相馆,说到车站发现少了10块钱,硬说是我拿了,老板也不作声,我只能赔了10块钱。这应当是老头怀疑我与张文星等合伙坑了他,所以回头再要10块钱真是个不识好歹的老东西,之后再没见过
       当晚,张文星请我与魏去他家吃饭,听说诬陥了我10块钱,张说,那老头不值得同情。
       王很聪明,人也不坏,富有同情心,但也有报复心,应当也是A型吧。虽然文化不高,但冲印设备操作,一学就会。我家老妈与大哥夏天热,我160元买了台落地扇带回家了。
       那时,太平湖菜市场还是农田,建有上海舒乐衬衫厂的厂房大楼一幢。钟某兰姐姐在衬衫厂上班,某晚曾来我处,送了几张衬衫票给我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1:13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(18)# Y& H; L  ~" b' n, }( _/ J! T
       1994年春,我说不想干了,王借了一部海鸥DF机械单反照相机给我拍照。当年,我除了会照相,会洗印放大相片,并没有其他技能,为了生存,只能重操旧业。
       众所周知,农村人淳朴,尤其是山里人,例如:苏红乡的人家,热情好客,无论认识不认识,去了有吃有喝,把你当家人看待。
       1993年,我在西门口照相馆时,苏红乡郭冲村,有位退伍军人老杨,有天带17岁的小女儿杨某花,去照相馆,洗印部队的照片,这样,我便认识了他们。
       我离开照相馆后,到处跑的照相,去苏红郭冲照相,就经常在老杨家吃住,他家对我很好。老杨夫妇带小女儿生活,他儿子在苏州打工。有一次,晚上看完电视睡觉,手顺着绞股灯头线摸开关,撸到老鼠咬破的地方,手握住了不会松开,只觉得后面有人,在用木棒打我头,就那么往后退,只听到啪的一声,扯断了电线,一秒钟就清醒过来:被电击了。
       有一次,我帮郭冲山坡上几位姑娘拍照,帮其中一位19岁的圆脸姑娘化妆,由于近距离接触,她居然看上了我,托老杨传话说,想跟我,问我同意不?我那时很穷,没敢立即答应,但心里很感激。我也翻山头去那边的慈坑照相,那里有我表姐嫁那里。一次上午,从慈坑翻岭过来,经过她家,给她相片,发现她还在睡觉。我告诉老杨,她干嘛睡懒觉,老杨说,晚上做茶叶熬夜了。因贫穷顾虑多,那次机会没把握住,失去一位好姑娘,至今都后悔。
       山牌上另外一位18岁的漂亮女孩子,我给她拍照,她父母要我没事就去她家玩。她有一姐姐20出头,已经讲了榔桥人家,她另有哥哥。
       在慈坑,多次在表姐家吃住,表姐夫叫安四清,有本事的人,弟弟叫小六子,这县城开出租车。也在山牌上一家吃住多次,那家姓安,有姐弟俩与父母亲,姐姐讲了人家,是白桦一位开带蓬三轮车的小伙,弟弟小娃呢,跟我玩的好在慈坑,照了不少相片,包括17岁的小姑娘七妹等。在底下的六队,有我大伯家亲人,也吃住过多次。
       也去过郭冲对面的村庄照相,一次,有几位南陵县的采茶女人,在一户人家没茶叶采摘,我带她们来古坝采茶,那户人家主人追了一里路,把她们追回去了,怕我骗了她们。
       还到上槽的黄沙坑照相,听说一位少年,会画画,没人拉。黄沙坑上去,是西阳乡,下去是张坑,也去照过相。
       秋季,老杨家建新楼房了,我在他家玩,在楼上看见金花,她抬头看见了我。在厨房,我画画给她看,她靠在我身旁。下午,我要回家了,金花说带我去苏红街道河对岸的店街村同学家玩。我们各骑一辆自行车,老杨让金花买点猪肉带回家。
       在店街,我拍了一些相片,特别带金花到河边拍了近20张,全部用塑胶封装了,但不知何故,一直没能交给她。
       后来有一次,在古坝街道,她同学乘车经过,看见我了,特意下车,从我身边走过,我这人,血型决定了,就是反应慢,没及时与她打招呼,她可能觉得我不记得她了。
       后来,我在陈某的冲印门店门前,看到金花与同学,在外地打工回来,花枝招展的,我给了她们电话卡片,也没接到过电话。外面的世家太大,已把我忘记了。
       人与人之间,一定要经常往来互动或联系。要不然,关系会消失的。
       舍近求远是大忌。1994年夏天,我在杂志上做广告,由泾县邮政局热心的洪大哥帮我收信,收到了一些应征信,有古镇县女高中生张颖等。其中河北香河印刷厂一名叫王朝霞的同年女子,让我吃了大亏。
       她高中毕业,化名安娜写信,就不够真诚。第一封信,洋洋洒洒写了几张纸,我回信后又来了信。我发了封电报去,说去她那里。谁知,她回电拒绝,拒绝电报没收到我便启程了。
        当年的我,若读了哲学、逻辑学,就不会如此冒失、吃大亏。
       用旅行包带了衣服,照相机,新买了一块钻石牌中型单历手表,带了300元,乘车到了繁昌,再乘铜陵到上海的客运列车到南京。在车上,认识了常州武进工艺厂采购员40多岁的蒋爱琴大姐,她热情外向,给了我一张名片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1:13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(19)# R! S; @7 v( o2 w8 U/ ~, x: e
       到了南京中华门火车站,60元买了南京到北京的普快硬座火车票。内燃机牵引带客列,时速90迈,在一望无际的华北平原狂奔,列车气流吹的铁路两边、灌木与小树依次倒伏,经滁州、蚌埠、宿州、徐州、枣庄、兖州、泰安、济南、德州、沧州、天津、廊坊,一路呼啸,直达北京火车站。在天安门拍了些照片,吃了点面条,在高楼林立之间,左拐右转,终于找到了北京汽车站,4块钱坐客车经通州,到达香河县车站。
       一辆机动三轮篷车,拉我到了香河县供销宾馆,车夫收了2块钱车费,又领了宾馆5块钱拉客费。住2楼一间4人间,每晚15元,一楼有餐厅,也可出去买的吃。宾馆里有几位女孩子做服务员,漂亮、热情、态度好。
       我找一名女孩子,用宾馆的固定电话,帮我打电话给王朝霞,开始不接,后来又说没有此人。于是,我干脆去厂里找。到了厂门卫室,门卫帮我去叫,她不来,又去叫,她极不情愿地来到门卫室。看她个头挺高有1米7左右,红着脸,低头坐在一边,我起身离开。正好她也下班了,推着自行车超了我的前,我叫住她,在烈日下,她说我不该去,说发了电报不让我去的。
       她不请我吃午饭,反而是我请她吃午饭。在一家饭店,我打算多点一些菜,她制止了,她仅点了一盘白菜,一碗汤,两碗饭。她如此节俭,可能有两个原因,要么上班工资低,要么已结婚,或两者全有。回头,我打电话给武进工艺厂蒋爱琴,想去做事,她说难找。
       与我同宿舍的另一名40岁男子、山东龙口电风扇厂的销售员,听说我的遭遇,第二天,打电话约见了她,把我送她的一本外国名著书,转交给她,并把她批评了一顿。
       然后,我打算回家,那山东男子说,再住两天,与他一道去山东,帮我找事做。当时身上还有150元,完全能安全回到家的。这一次,又像上次1992年在厦门火车站回家一样,临时出现意外情况。若直接回家,就不会有后面那么多苦了。
       晚上与山东男子去看了马戏表演。他在宾馆后面的经理室谈了两天,下午才谈好,第二天早上,把香河滞销的一批发达牌电风扇,用普通货车拉去廊坊转手。
       货车经过京津高速公路上面的公路桥,只见底下双向6车道高速公路上,各式车辆川流不息,由于有雾,看不了多远。北方城市真的大,进了廊坊市区开了几十里才到市中心。
       到了廊坊,电器经销店找了几个人,将电风扇下了货,我也帮了一下。晚上,那家电器店老板,请我们吃了一餐饭,主要是喝大杯装的散装扎啤,菜有大盘的虾仁,据说200元,还有其他的荤素菜,总费用约700元,吃过晚饭,电器店老板,带我俩去住旅馆。
       旅馆房间有窗式空调。我俩住进了订好的双人间,电器店老板走后不久,山东男子突然向服务员提出,换另一房间住,我当时很奇怪,那山东男子也没解释。后来我才慢慢悟出,他怕晚上被电器店老板带人来、抢走提包里的几十万块钱。
第二天,去廊坊火车站,各自买了去济南的硬座车票。期间,他去上厕所,随手把破手提包扔在搁物台上,到济南下的车。
       没买到龙口的车票,就买了到潍坊的客车票,走济青高速,经淄博、在潍坊下的车。下车后,找了一辆人力三轮车,拉着去市中心。天气炎热,我与山东男子并排坐,他老是催前面踩脚蹬的车夫快点,车夫把我们拉进一条小巷停下,说去解小便,一会来了几名大汉,山东男子个头不高约165体型结实,但也不是那几个人的对手,边推搡着边跑远了,而我背了包,又提着旅行箱,反应迟缓,也跑不动。他们要我打开包与箱,全是旧衣服,没发现衣服里的照相机,于是,抢走了我那支、新钻石单历镀金手表。出门千万不能带太多物品,累赘啊,而我总是不懂,以至于10年后去广东茂名女友处,还是带了一大箱。哎!
       在潍坊市街道,山东男子与我又见面了,应当是他没走远。他到大型商场,为他小孩买玩具,拉开破手提包拉链,只见用毛巾包着、一扎扎的毛刘周朱百元大钞,约几十万块钱。
       乘大客车经过莱州,见到海边时,便到了龙口市车站,又转乘黑色出租车到了诸由观镇乡下,他家是两层小楼,后院养了羊。住了一晚,帮他家拍了照片,但他只字不提帮我找事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1:14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(20)
2 E' x# {+ O! S$ k* f- Y1 @$ a9 [
       到这时,我才明白被他骗了,做了他义务保镖。我就打算回家,他知道我为他逃脱,损失了一支手表,给了我30元算补偿,或算回到济南的车费。这人真的太小气,也很无耻,难道山东半岛尽出此类人渣我回家后,还傻傻地把彩色照片寄去给他了。
       该山东男子,与青岛凶手魏磊长相类似。据网络报导,2007年11月,魏磊骗了青春靓丽的“世界旅游小姐” 22岁枣庄姑娘徐倩,陪游云南丽江,拍民族服装,在丽江旅馆,魏磊残忍地杀害了那名可怜的小姑娘。
     到了龙口市,街道很繁华,有店铺门前停放着进口大型豪华摩托车。找了家劳务介绍所,收了我20元,介绍我去龙口乡下一家化工厂打工。到了,才知道让我烧锅炉,那烧煤的锅炉,望着就怕。去工人住宿区,在工人的宿舍待了一会,他们都说,这里不能干活,活很累,工资低。于是我就要走。正好一辆山东的采访车要离开厂区,我便了搭顺风车。
       在越野车上,一名采编问我做什么的,我说照相职业,喜欢写作,他问我写些什么题材,我问题材是什么?当时,我还是文化基础不足哦,居然连题材都搞不清。对方应当很失望。在一个路口,我下了车,然后背包提箱,步行去了那家劳务介绍所,要求退回20元介绍费,那里女工作人员说,那20块钱上交了。这时,我感觉,山东半岛的人,真的坏,不是什么改革开放造成的。
       从龙口买了去济南的长途客车票,坐上去济南的大客车。到了淄博,口渴难耐。同座位一名20岁小姑娘,从青岛打工回单县的,热情地拿出一瓶饮料给我喝,至今都记得。回家后,曾寄信给她,她回信说,已许配人家,快结婚了。
       到济南下车,已经天黑了,不知道火车站在哪里,就找三轮机动车拉我去车站。我事先告诉司机,我没钱,能不能给块布,就是1.7米乘0.9米的照相背景蓝布,棉绸的,买来也就10块钱,晚上也看不清好坏,那三轮车司机居然同意了,可见底层人士挣钱多么不容易,也证明山东西部人,比东部半岛的人,要好很多
       到了济南火车站,我得想办法上车。拿出以前在芜湖汽车站经常逃票的本领,先混进火车站,有人来巡逻,我迅速躲在柱子后面。先来了一趟火车,车厢写了去兖州,不能上。等到半夜,来了一趟火车,是烟台到上海的,我就混着挤上了这趟客运列车。车上挤的满满的不能转身,更没人查票。山东大汉都光着膀子,那汗臭味实在难以忍受,好在不花钱。
    火车经过滁州时,天色已亮,我本来打算在南京下车,再想办法回家但一想,回家又能怎样,不如随这趟车去常州,到武进工艺厂看看。
             常州下车,立即有骑摩托车的帅哥来载客,我问到武进多少钱,他说用不了多少钱。到了工艺厂,他要80元,我说没钱,他就一直要。蒋大姐把他说了一通,说他没谱子乱宰客,然后给了他20元,他心有不甘,也只能如此。工艺厂老板在休息室,与一群女孩子,歪坐在沙发上,唱卡拉OK,可能并不欢迎男生。蒋大姐说厂长不同意,就把100元找回的80元给了我做车费回家,还安排我到离工艺厂很远的,她弟弟家住了一夜往后的现实生活中,一再证明,江苏女人真的好。
         回到拥挤的家后,实在待不住,那时真的冲动不理智,又跑去武进想找事做,找到她弟弟家,她15岁侄女让我去住旅馆。晚上大姐抱着小孩来旅馆见了我。找不到事做只能回家。
       我2019年在武进论坛发帖寻找蒋爱琴联系方式,想补偿,无结果。上网只找到武进湖塘镇,有位70岁老大娘,也不知是不是,没有联系方式。2021年我彻底自由了,想尽办法,也找不到她的联系方式,打算尽快去武进,补偿以前欠下的人情,这心愿一定要了却。
        从武进乘车到镇江的丹徒县,去找曾经在古坝中郎鞋跟加工厂任技术员的快乐。
       步行了大约7华里,问了附近人家,找到了。快乐夫妻带17岁女儿,在家里开卤菜店。住了几日,快乐带我去找事做,帮一家私人小化工厂做事,干了一天,没兴趣。然后就打算回家。快乐夫妻真的好,在他家吃住了好几天,都没嫌弃我。我在2019年上丹徒县论坛发帖找他,没结果。2021年打算尽快去丹徒跑一趟,补偿欠下的人情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正发技能培训,微信号:13966206648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