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发智慧培训

 找回密码
 中文或qq数字注册
正发智慧培训,微信号:13966206648   快手号:y13966206648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680|回复: 36
收起左侧

[经济人物风采] 破茧成蝶,杨正发的求生经历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8-13 20:54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新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一个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中文或qq数字注册

x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正发智慧培训 介绍% W6 U1 q6 V# x: {

$ a+ k% A- b0 U/ S
- g$ l8 w$ o+ o& M1 V% I; ?' k8 s
      亲爱的新老朋友,感谢你的信任与支持。
      茫茫人海,相遇是缘,让我们携手共进,共创未来。
      为增强培训效果,请一定要仔细看完本介绍。

0 {  Y: J- S# H
     一,什么是:智慧培训?
2 C. \, d; s4 N+ ~7 g: H* X
      这世界上,有两样难事,1,把自己的思想,装进别人的脑袋,2,把别人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。
      虽然有难度,但只要按科学方法,就不难做到。就是说,1,只要自己的思想先进科学,能帮助别人提升智慧与能力,带来实在的好处,人家应当会接受的,例如,各种学校与培训机构。2,公平交易、按劳取酬,为顾客提供优质的商品或劳务,人家就愿意把钱交给你,例如早点摊、货物运输。

. ^& i2 D: L2 g
      上面提到的两种难事,就是教育科学、经济科学,所要研究的对象。
& b& ~# W8 U# }
      正发智慧培训,所依据的科学基础,不但包括教育科学、经济科学,还有已经实践掌握的:生物学、系统学、数学、物理学、天文学、社会学、哲学等,与人的生存与发展,息息相关的科学体系。

5 Z$ c, q# I5 ]) m
       只有以较为全面的学科理论作基础,才能从更高的角度、更宽的视野,来观察、分析、诊断、规划,某位具体的学员,针对该学员在生活(生存与发展)过程中,遇到的各种困难与挫折(例如学习、求职、恋爱),面临的痛苦与折磨,扬长避短,对症下药,量身裁衣、因材施教,尽最大的可能开发个人的聪明才智、潜在的能力,实现理想、满足心愿。 " ?- F4 w# C7 D
4 f4 L- N" m5 N4 \. H* f8 p" b, ^- |
    二,为什么要从事:智慧培训
- s  A" `3 T' v6 \( y2 o
      个人的生活现状,除出生、相貌、性格外,主要还是智慧的差距,先天智商难成大事业,大智慧全靠后天学习掌握。
$ x+ H" w. g7 K
      智慧来源主要有:父母教诲、亲友分享、生活实践、读书培训当父母与亲友经验有限,年轻人经历又不足,参加培训是获得智慧的最快途径。
      学校教育以奉献社会为目标,智慧培训为个人家庭谋幸福,弥补失学的缺憾,让自己活的更明白更踏实。
- b! a5 a, D4 S
      一句话,把自己经过30多年积累的、20多年(感悟)研究加工的、丰富的生活经验、科学的学习方法,系统完整高效地,分享给需要培训的朋友,让他(她)少走弯路,提前10至20年掌握:生活必要的智慧、技术、能力。例如:安全稳定的生活,稳定持久地挣钱,良好的读书习惯,言传身教给孩子们做出爱读书学习的榜样。
: L1 h+ E4 m) Z4 C# y: M$ ~
     三,智慧培训,具体包括那些内容?
      生命健康与安全常识;科学读书与学习方法;职业规划与求职方法;社会交往与恋爱方法;经济学常识与理财方法这5个方面的人生大智慧,不仅能为自己的人生之路保驾护航,还能分享给家人、朋友,传授给子孙后代。
8 E& ~- a- g2 ^6 o
      电脑基础与网络常识;家用电器保养。这2项能为生活带来方便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1:14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(21)
3 H5 I: V* S2 N0 [0 `1 [
        1994年10月份某日,沈小兵说,他有一笔钱,可以买缝纫机设备,与我合作搞裁缝店,他教我学裁缝。我了解他,以前在多地教过女孩子们学裁剪缝纫,也去实地玩过。于是,我俩去宣城,买了蝴蝶连杆式缝纫机,浙江诸暨产的锁边机,电熨斗等。在团结桥,租了废弃的理发店,买来了大量裁剪书,还有沈小兵的裁剪书,我照着书学裁剪,帮人家做衣服。
        期间我学会了裁剪面料,也做了不少衣服,例如我给舅妈做了西装,给邻居做了女装,给男顾客做了中山装。还给人装拉链、改裤腰、改裤裆等等,但耗时耗力,没挣到钱。
        慢慢发现,裁剪缝纫手续繁杂,很费时间,沈小兵动作慢,新手的我更不适应,我说这裁剪不是好行业,并不像他描述的那么好,沈小兵委屈的大哭。仅3个月宣告失败。
       1995年春,我们村子,有一名妇女在浙江慈溪做服装挣钱,村上其他几位妇女也去了。我跟沈小兵说了,他就与我去浙江慈溪做服装。到了才发现,那里淡水资源缺乏,农村居民都是在井里提黄色浑浊的水食用,厕所无遮拦,能看见妇女在光屁股如厕。
       更要命的是,那里加工费极低,做一件真空棉冬季上衣,工资才3.5元,批发出去才15元,人造革背心批发出去,才10元一件。我一天还能做3件,沈小兵一天才能做一件半。     5 N; E% u2 }4 \9 a8 U: m) A
       有一次,我阑尾炎发作,肚子痛都要命,应当是饮食水土不服。最终,我与沈小兵决定回家。
       回头到了杭州,我俩身上没钱了,怎么办?我想到了,杭州西溪路《照相机》杂志社的稿费还没汇款给我,我让沈小兵在车站等,我步行好远,到处是挖掘机挖工地,一路问才找到杂志社,说明来意,杂志社负责人好像还蛮欣赏我的,让我填了领款单,就让财务给了我60元稿费。我与沈小兵白跑一趟慈溪,一无所获。
        1995年,傻瓜照相机更加普及,个人可以买胶卷拍照,职业生活照片市场进一步萎缩。
        我想到以前在西门口照相馆,帮照相个体户修相机、闪光灯,能挣钱,于是就转身投入维修照相器材。从国营泾县照相馆、西门口照相馆、陈某洗印店、吴某辉洗印店接业务。
       这个决定,解决了暂时的经济困难,因为确实能挣一些钱。特别感谢陈某的妈妈,义务帮我接了好多照相机维修,也感谢西门口王师傅,义务帮我接了好多业务。国营泾县照相馆的业务,是跟经理分成,也做了不少生意。
       那段时间,曾经邮购了不少维修照相机、闪光灯的工具书,因为修理花费时间不多,于是就有了许多空闲时间。跟古坝街上大汉、老鼠、理发店孙悟空等玩的好。
       蔡村上胡照相个体户郑某华O型人,到西门口照相馆洗印相片时认识我的。他在蔡村中学做勤务,业余照相赚钱。本来我们关系好,我为他修了不少照相机,包括他代顾客修的。
       曾去郑某华家玩过,那次我阑尾炎发作,他半夜背我几里路去蔡村街,再找车去泾县医院急诊,吊了消炎水又好了。为感谢他、为我找车辆,以及一天辛苦奔波,此后去他上班的蔡村中学,带了一台自己购买使用的、放大相片的机器给他用,演示教他黑白老人照的对比度技术,解决他的难题。就是曝光时间短,显影时间长,对比度就高,曝光多了,显影时间短,对比度就差,但很多人都不懂。技术的问题,跟理论基础有关,说了就很简单,不说就很难解决。之后头一次去蔡村他那里时,还热情,特意去饭店端菜来招待我。过了一段时间,魏晓华要用放大机,我就去郑那取回来了,再去时,他对我态度就急转直下了。
       非高学历O型,是现实主义者,只相信看的见摸得着的,不相信什么感情与思想意识,但能从大局看问题,办事有一定的合理性,直来直往,没什么心机。所以,与O型人交往,在看得见的方面,绝不能让他吃亏当年我不懂这些,这是后来与许多O型人交往悟出的
       解决他对比度问题,蔡村照相馆业务受影响,周某华很有意见,我解释了,便不再怪我。
        周某华专职照相,他爱人经营百货店,经济条件不错,曾经赠送过被车压坏的海鸥DF照相机给我做零配件。他是A型,最相信我。99年他800元收了一台成色很新的日本奥林巴斯变焦单反,王师傅说不值钱,他特意找我鉴定,我说买一下要好几千块,估计来路不正。
       在泾县,修过西门口照相馆王师傅的南门口朋友的日本理光10单反相机等中高端相机、傻瓜相机、自动闪光灯、变焦镜头,帮他照相馆修影室自动伞灯,王师傅很大方给了我50元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3:27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(33)8 @6 C% d/ V6 |
        谢园路口那鬼地方是不能再住了,得想办法把生活用品搬回来。过了几天,带大哥到了大转盘短途汽车站,让大哥带张金星开中巴,去幕桥路城关派出所找祝伟,一道去搬东西。等了好一会,老大与中巴回来了,老大说没找到祝伟,空跑一趟深感失望,给了中巴10块钱。这时,我才真正意识到,老大是个无能的人,此后,所有重要的事,都不再指望他了
       当晚,我再街上找了两辆出租车,到了谢园路租住处,发现有人,就回头了,给你出租车10块钱。先到山口张老二家睡了一晚,第二天,到大转盘,找古坝茶丰高明飞开中巴到派出所,我正好看见了祝伟,让他带我去搬东西,他叫了一位大个子同事,让我买了两包红塔山香烟给他同事,然后,两位穿警服与我乘中巴到了租住处,高明飞与他老表王南生帮我把床架、被子、液化气灶钢瓶、两张办公桌等物品搬上楼中巴,没多少物品,很快就搬完了,剩下一张前租客丢下给我的竹凉床不好带,就送给女房东了,两警察随后回了派出所。
       高明飞就发动汽车离开,正在这时,一男子骑自行车档住了车头,往这边张望,不知是路过的,还是医生家派来的探子,高明飞猛轰油门往前冲,那骑自行车的吓得赶紧躲开了。
       找高明飞搬东西,算找对了,他叔叔在安徽省武警总队,撞死这挡路的探子也没事的
       后来一次,我骑自行车在迎宾路,迎头看见了那东西开三轮车载客经过,再回头看,发现三轮车歪歪扭扭地迅速开走了,可能是那东西害怕被报复,此后,在街上再也没看见过了。
       这次是除济南逃票后的一大难关,总结教训是,小不忍则乱大谋,为20元小钱,损失300多元,还身心受伤,亏大了。遇到不讲理的地痞,不能硬来,只能想安全方法惩治它。
       事物总有两面性,祸福相依。这次灾难,获得了一项收益:思想突破,就是真正意识到,自己思维唯心狭隘,办事不稳。主要原因是:老妈没社会经验教给我,所认识的朋友也都是底层弱势群体,就是说:没有聪明智慧来源。看来,人还是要经过灾难才能醒悟啊。
       1999年栽秧季节,回到家中,深感前途无望,那段时间最孤独最无助。周家村欢喜家一台3400元买来的康力25寸彩电遭雷击损坏,抬来我家,我用最大的努力帮完全修复了,挣了140元修理费。用VCD连接修好的25寸电视机放,听金蝶豹卓依婷《长相依》《久别的人》满文军的《懂你》越听越伤心难过,但也获得了些许安慰。另外帮梅永喜修了一台25寸高路华彩电。去程家冲小学,帮汪某英老师修了20寸彩电。那时,黑白电视机仍然是主流,修的黑白电视机较多。照相机、闪光灯、镜头的维修业务,仍从泾县照相馆与冲印店接。
       在古坝,曾经修过盛某明理光X30全自动傻瓜相机、曹某的某型号傻瓜相机。
       但照相机维修,毕竟用户少市场小,我便买了维修电视机的工具、零配件,维修方面的工具书自学,向家用电器维修的行业方向转变。去宣城买了南京MF47型万用表,在改行的过程中,深深体会到,没文化的苦恼,却又没突破口。
       1999年夏季,一对年轻男女从云岭路经荷花塘,来到县政府与向弋江大桥转角的吴某辉冲印店,手拿一部X30照相机来修,吴让给我看看,他们得知我是古巴的,告诉我说鲍卫东是他们同学,并且说鲍喜欢吹牛。带回家修好了。再到泾县,就凭感觉在直接到建行云岭路营业点找到了她,这真的奇怪,我的第6感觉真的准。
       原来,她是方行长家小女儿,安徽财贸学院银行会计大专。她有位男同学是摇头岭的,正在合肥炮兵学院读研究生。据鲍某东说,女方资助男方上学,男方却有些嫌弃女方学历低。我告诉鲍某东,你在他们心目中形象不好,鲍居然认为我是看上了方某,搬是非,想了解他们的关系有无隙缝。确实,我是看上了,认为她很漂亮温柔,有次在十字街等她下班,亲手交了封信给她,但始终没回信。后来她调去荷花塘营业处,我去过一次,她倒水给我喝了。
       有次去西门口照相馆,见王师傅正与她爸说话。她爸一定向熟人王师傅打听过我的底细,由于王对我有偏见,自然没说好话。有次她打电话让我去她家帮他爷爷看18寸三洋电视机,我回头说没什么毛病,要修,得带回家修,她说不必麻烦了。过了几日,我在西门口照相馆打电话给她,她没接,我跑去营业处,她见我来了,忙低头在写着什么,我也知趣地离开了。后来一次经过摇头岭,方某在路上看见我,我没跟她打招呼就过去了,听见后面她哎了一声。

& p) d9 B" G- W! Z' f- I% j) W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16 22:31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
1996年在深圳

(25)     ! n* U3 S/ F5 [0 L2 r+ e/ k
       普通工人吃大食堂,排队在窗口打饭菜。一位漂亮女炊事员,打给我较多的菜,而男炊事员坏,打的少。大食堂菜饭一般,西兰花、黄瓜、青菜、榨菜、豆腐之类,每天中午,有一大桶骨肉汤,估计水多肉少,或被食堂员工先吃了一些,反正没啥味道。有时,我们吃过晚饭,不加班,就在食堂看电视,或出去乱逛。
      办公室文员、车间主管、拉线长等,吃小食堂,小食堂是每人单独配饭菜,好像都2素1荤一汤。我接触的修理线拉长有两位,有时晚上不加班,修理线的拉长讲照相机电路原理课,因我懂些电路原理,听他或他也讲不出什么所以然,都在深圳劳务市场吹牛进厂的。
       那是1996年没手机,更没微信QQ等即时通讯,除了语音电话,就是写信。我写了一封信给泾县南门的陈某红,她回信地址是芜湖卫校,让我好好上班。做了两个月,邮政汇款到泾县邮政局洪大哥,让转交云岭路二楼美达影楼的秦某民,还他垫付的800元阑尾手术费。
       我带了照相机,带几位女工去公园拍了几十张彩色相片,送给他们了。宿舍里没有私人储物箱,带的万用表被人偷走了。每间房有5架上下两层的钢床,门靠南床位放一大厨,供员工放衣服。我睡门靠北的床,上层没人。最里面睡四川夫妻用布帘遮挡。条件很简陋。
       同宿舍一湖南小伙,上班时认识一妇女,中午爬上里面靠南边、小伙的上层床,盖上被子,女在上做见不得人的事,河源一同宿舍男工向我使眼神,我瞄了一眼。后来据该男工说,他为那妇女花光了钱,河源男工说他傻。有一次,撞见拉线长与另一女工抱着亲热。
       厂里有300多名名女姓员工,大多是漂亮女孩子,也有少量已婚妇女。100多名男性员工,大多是帅气小伙。为什么俊男美女都没能升学,这是个值得研究的问题。
       因我个头矮,帅哥对比之下,大多数女孩都看不上,仅有几名长相一般的女孩跟我接触,说过话。有次,新到一名湖南17岁的漂亮女孩,叫吴桃花,性格外向,与谁都见面熟。
       有位江西胖女孩,我曾经写了信不敢交给她,四川一小伙自告奋勇地帮我交给她了,她只是时常偷偷观察我,没积极回应。另一位江西女孩子,皮肤白皙,也漂亮,有次厂休,我约她去深圳市里玩,她没去。我独自去深圳罗湖口岸玩了,还到了深南大道边走边看过。傍晚回来后,到保安贸易市场,见到她,她偷偷的笑。
       那段时间,独自身处陌生环境的我,多么想有位女孩子与我做朋友啊。追求女孩子,要大胆主动积极,女孩子就欢迎。可我的血型决定了做不到,几十年后才能做到,但已经迟了。
       1996年腊月小年,在女工宿舍院子里,举办了一次游戏活动,很热闹,我与四川那小伙各一条腿绑一起,与其他人跳着比速度,得到奖品望远镜,后来不记得搞哪里去了。
       女工宿舍区在向南约100多米远的路对面,三层楼大三合院,有门卫室。宿舍有好多间,也曾去过几间,但无收获,还是内向胆小不活泼、加个头问题外表永远是吸引女孩子的第一要素。去一女工宿舍玩过,认识3名,其中有位36岁女人,据她说没结婚,但那时我不喜欢年龄大的。还有位22岁的长相不行。我们4人去横岗公园及街道逛过,很热闹的。
       第3个月工资784元,另一新到小伙才390元。一位戴眼镜高中文化的四川帅哥,告诉了车间主管,主管立马对我说,员工之间不要透露工资数额。这位带眼镜的四川小伙,不知从哪学来了安利传销,开始在厂里游说拉人头,交230元加盟费方式,给一些化妆品,再高价传销给熟人朋友。还有能吃的牙膏,要40元一支。也没几个人相信,我也公开说那是骗钱的,他居然找他同乡、就是与我要好一同上班帮我送信的那位小伙,找茬与我争吵。
       没学会计,就不会理财腊月天,有些寒冷,我实在孤独寂寞、难以忍受,曾经晚上一个人上到宿舍楼顶吹冷风。去保安集市,不懂讲价210元买了个自动翻带随身听,没事就听孟庭苇的《手语》《心电感应》等歌,喜欢听歌的人,大多内心软弱、没能力依赖性强
       打算年底回家的,去保安集市150元买了塑料大旅行箱(四川眼镜哥会理财,买40元帆布的),安徽老乡保安说,你回去又做什么?去保安集市3元理个发,吹牛技术好实际差;找了家个体美容店,电烧脸与颈子的3颗黑痣70元,发现厂里办公文件全是英文,感觉到英语重要,照广告200元邮购一套扶忠汉英语。2002年学了会计才明白,这些都是乱花钱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8-13 21:02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(2)$ D6 O  m$ E% r4 `9 z/ `- N

$ ?2 o2 r8 k2 d  }3 X) E4 c    四,为什么没完成学业,主要有三点原因- `" ]/ y4 k6 S4 P

) _, e# k" C, l( J0 y
      杨正发早年初中毕业,因为没学好几何与英语,没考上高中。
      为什么小学成绩优异,而到了初中就不行了呢?原因有三点:

. [3 [. r  q# m7 h) Z0 x
     (1)我们兄弟姐妹多,不仅家庭经济困难(这很影响读书的),而且父母亲没文化,又没时间没精力去关注孩子的学习状况,不懂得读书的重要性,更无力辅导孩子的学习。
      父亲退伍后,长期担任大队支部书记,所有的时间精力奉献给了d,家庭生活重担落在母亲与大哥的肩上,这样,母亲一年到头洗衣做饭打猪草喂猪,一辈子没吹过空调、没用过冰箱,除2008年不小心摔跤脑出血,我带去合肥拍核磁共振外,直至2016年12月27日脑中风、2021年1月2日去世,都没去过任何城市及旅游景点。
      大哥小学3年级辍学,姐小学4年级辍学,承担家庭重担,生产队时种田砍树,分田到户后,姐出嫁,大哥种田砍柴,就无法读书,只有体力,故大哥在文化方面,也无力帮助弟弟妹妹,我与二哥勉强读完初中。

" ?$ r  r7 j9 x( @
    (2)父亲没文化,容易得罪人。1983年我初中毕业后,偶然在他床头柜里,发现了一份入党申请书。写申请书的,是一位小儿麻痹症残疾人,高中毕业当民办教师,他积极申请入党,申请书交到了我父亲手中,可能当年组织对入党有历史成份的限制,一直没有入成,改开后取消了限制,他当然顺利入成了。
      当我看到那份漂亮字迹的入党申请书后,立刻明白了,这位民办教师为何在我三年初中阶段,经常无端刁难体罚,我很是不解,但这很影响心情与上课注意力。我本善良,当初中毕业后,发现了他的入党申请书,并明白了原因后,我选择了原谅可怜的他。希望他看到此文,不必惭愧,毕竟是过去的事了。
      初二初三他跟班,任班主任,兼语文课老师,他在教学中,过分强调语文课,抄写默写,拿着教科书,挨个要求背诵整篇语文课文,导致的结果是,挤占了数学与英语的学习精力,结果,数学中的几何课、英语课,绝大多数同学包括我,都完全没学到家,全部被耽误了。
      当年,只有窑峰来的数学陶老师是师范中专毕业,其余的几位初中老师,都是2年制普高毕业,带预选后的我们,去泾县南门口的泾中考场,参加中考。两天里,我们稀里糊涂的,根本不明白,这将关系到一生的命运。结果不用猜,一个都没考上,不仅我们这届30多个,我们这乡村初中班,连续8年剃光头。这已严重削弱了古坝的乡民素质、破坏了人文环境。
      初中有几位同学被父母转学后,都考上了中专高中的,都过上了好日子。其中有位小我两岁的孟海涛同学,淮南矿业研究生毕业,考进了中央国家机关,现任国土部采矿技术处长。
, i  ~+ F0 T. W' D# ?) E! Q
    (3)我右耳,在1978年小学4年级时,被一名脾气暴躁的女民办教师,揪成了鼓膜撕裂,后来右耳一直患中耳炎,无法治愈。成年后经过多年自愈了,但听力下降到10%,严重影响了上课时的听力与注意力。
      原因是,那女教师在3年级上课,我当时上体育课,自由活动,去女教师上课的教室窗户,看一下学生上课热闹,她就出来追我,我跑去躲进男厕所,她直接进去揪住我右耳不放,后来我疼的大哭,她才松手。在办公室,我用手指戳了一下,有血迹。赵镇华班主任兼校长,也不负责任,没带我去卫生院检查,我性格内向,回家也没告诉父母亲,说了,也没用。
      很巧合,这位女民办教师,与那位男民办教师,同性、同学历、同家族,看来,这gcd人家庭与gm后代,招来如此多的阶级仇恨。   
      不计较、不追究了,因为这事情已过去40多年了,写出来,只是为了培训的需要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8-13 21:20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
(1)1975年至1983年前后

(3)
       1983年开始,艰难的求生经历!
       1975年始,小学一二年级,是晏公的邓老师一个人教。邓老师是汪某冲、汪某蔚的妈妈,他们爸爸叫汪某渊。那时,本队粮点做学校,经常帮生产队收割水稻,有一次我不小心割破了小指鲜血只滴。每次参加劳动,生产队都赠送篮球、铅笔、作业本给我们学生。
       小学三四五年级,在中郎小学,分别有赵忠华、张建新、芜湖下放的徐金平、摇头岭的叶老师、沈某藕等,5年级有英语课了,每天早上做广播体躁。
       那时,小学语文课本还念过还有毛主席语录,好好学习天天向上;学制要缩短、教育要革命;学生也是这样,以学为主,兼学别样,即不但要学工学农也要学军,也要参加生产劳动。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,一定要解放台湾。
       叶剑英的诗:世上无难事、只要肯登攀,科学有险阻,苦战能过关。
       郭沫若的诗:大快人心事、粉碎四人帮,狗头军师张,还有妖精白骨,统统扫除光,一枕梦黄梁,感谢华主席,感谢党中央。等等。
       刘文学为抓偷辣椒的王文学被掐死。小英雄雨来,高玉宝,草原英雄小姐妹,董存瑞,邱少云,黄继光,雷锋。
       忆苦思甜,不吃二遍苦受二茬罪。刘文彩的泥塑收租院。
       那年正腊月,鹅毛大雪飘,我出村子去讨饭,妈妈的话儿不断梢,财主心肠狠,小心被狗咬,还想多说几句话,喉咙哽住了。半夜鸡叫,地主心肠狠,把咱当牛马,一天累到晚,还遭皮鞭打,三顿糠菜粥,哪能吃饱啊?年底要工钱,地主破口骂,我怒火高万丈,一拳打倒他,地主嗷嗷叫,狗腿子把我抓,砍伤我的手,留下这块疤。

/ R; S1 x) K3 i: G4 ?# S
      1983年夏天,16岁初中毕业,没考上高中,证明初中课程没学到家,就是小学文化。感觉自由了,上山砍柴,种田,小河里丝网网鱼,胸无大志,前途渺茫。

+ }4 x: K( H  I, h0 o
       那时,古坝到泾县是土石子路,每天上午下午各一班客车。乘车时,都在车站等,客车到了,售票员就去车站旁某户人家里,我们就在窗口买票,然后,售票员把我们排好队,站到车门口,让驾驶室司机按电钮开右边中间的车门,我们一个一个挨着上车,不一会,队伍大乱,售票员任由我们往车里挤。
       有一次,我从窗口往里爬,脚碰到信用社信贷员汪某详家丈人梁某根的头,他是上海下放的,脾气坏,挥手打了我的脚,还骂骂咧咧的。那时,我们好可怜啊,去县城好难,哪像现在,路好,还有摩托车、电瓶车、一天4班公交车,来去自由。
       一位玩的好的邻村同学,名叫吴某红O型人,与我同年,我们从小学3年级一起玩到大的,他很听我的,经常一起去河里捉鱼,游泳,下棋、打扑克。有一次,我们为省0.35元一张的客车票,凌晨4点从古坝步行30华里到泾县城,玩了又走回来,脚都走疼了。
       大约1985年,有一次,我与吴某红,各骑一辆28大杠自行车去泾县,在泮村铁匠店下长坡,我带刹车落了后,吴某红刚学会骑自行车,不熟练没带刹车,结果,在下到坡底,不会转弯,径直撞倒了路边正在走路的、株树一位抱小孩的男士,男士担心孩子着地受伤,硬要吴某红带去晏公医院。吴爸随后赶到,一起送去医院,花了80元,那可不是小数字,相当于现在2500元。
       吴某红曾帮我去接一位外地女子,但没来;有次因B型人抢A型的我的桌球杆,他当场打了那人,某老师家儿子耍流氓,他帮我去讨公道,他真的不错,为朋友两肋插刀。
吴某红曾下矿井挖过煤。后来,结婚生子,再后来,到泾县街上帮人送啤酒,现在外省挣钱,日子过的不错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8-13 21:27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
1985年至1986年

(4)
       1985,终于遇到了危险。与同村吴同学一道,上高山背小树梢,他去水沟喝水,我猛然发现,他身边有一条剧毒五步蛇盘了一个棋盘,在向他吐信子,我大喊他注意……送去泾县药材公司店铺,城里的营业员,借口没烘干,只给了15元。
       这次危险后,我开始考虑,自己身小体弱,营养不良,这上山力气活,肯定不是出路,深山老林还有毒蛇,随时威胁生命。
$ a' k! ?# Y" z# P6 e
       初中物理老师在1984年春节,拎着一部海鸥牌双镜头照相机,帮人拍6*6厘米黑白相片,我妈请求他带我学徒,未果;1985年秋季,江北木匠裴师傅,帮二哥打造家具,我妈让师傅带我学木匠,师傅嫌我体质差,没同意,却带了本村另一位体质好的朱同学学徒。

' L, }: @' X" ~; p2 n
       1985年初秋,古坝公社电影院放《雁南飞》开场前,我去街道书店,看见一本《摄影技术入门》书,便买了,电影没认真看,却看了书。
       回家后,照书本说的,去县城西门口照相馆,买了显影粉、定影粉,居然印出了黑白相片。信心大增,没钱买照相机怎么办?就用放大镜,制造一架,但照相效果并不理想。
       于是,上山砍矿巴棍子卖钱,凑够了145元,去芜湖中山路国际照相器材店,125元购买了一部海鸥牌4b型双镜头照相机。后来该店从日本引进了日若士QSS701全自动彩色冲印设备,扩印彩色相片

0 ?# E6 y: f0 g$ A( d  v
       照相职业从1985年到1995年,在这10年中,冲洗黑白胶卷与彩色胶卷,加印、放大黑白与彩色相片,维修国产(包括进口)照相机、闪光灯、镜头等技术,一应俱全,并且以小学文化水平,在《中国摄影报》《照相机》杂志上,分别刊发过专业小论文。

: I6 V/ Z. Y. R% o/ m7 Q
       1985年底开始,自学照相技术后,先走村串户拍黑白相片,每张底片配2张或4张相片,8毛钱一份。因为文化浅,素质低,脑子不聪明,照片构图等,艺术性不高,不懂经济学,不会经营,刚开始,照相生意特别难做。跑过南陵的张村、泾县的蔡村(月亮湾)、琴溪、昌桥、孤峰、田坊、乌溪、白桦、球桂(皖南第一漂)、榔桥、黄田、晏公的摇头岭、高石、泮村、山口、古坝整个区域。
       山口有流氓,赵家塘也有地痞。夏季一次到那照相,认识了魏某华。他父亲叫魏某松,原来是晏公菜籽油长负责人,认识我爸。魏某华AB型,属虎,比我大6岁,有两个姐姐两个弟弟,当时在巧峰煤矿下井作业。看见我会照相,热情地倒茶,拿电风扇给我吹,让我帮他一岁的儿子拍照,当时放藤椅上拍的,好可爱。他说下井挖煤不是个事,要求我教他照相。
       吃过中饭,他骑凤凰大杠载我去巧峰煤矿玩。过了好几个小时,突然有人喊我,我一看,满脸黑不溜秋的,戴着黄色安全帽的,一名矿工向我走来,不知道他是谁,走近仔细分辨,原来是魏某华,我惊呆了,当时就说,这下井挖煤不是个事。
       后来就教会了他。他到处跑的照相,去过苏红、西洋、桂坑、蜜坑、乌溪、白桦、球桂、榔桥、黄田、蔡村、宴公整个区域,包括秦坑。
       他与我无话不谈,相处的时间最多最长,受到了他不少拖累。他个子比我高,长相好,初中文化,聪明,能说会道,到处受到女人的欢迎……也乐意分享给我听。
       他妻子是苏红上槽人氏,不知何故,他却无脑地与老实贤惠妻子离婚了,害得年幼的儿子没人管,到处流浪。他妻子后来改嫁了,又生了个女儿。
       魏某华曾经认识很多妇女,但后来一直没找到合适的结婚,2012年,患良性脑瘤,花费数万元做了开颅手术,一眼失眠,嘴歪斜。现在享受低保,在家开日用品小店,维持生计。
       他儿子先在上海做水产生意,结婚生子后去厦门做水产生意,生活很不错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8-13 21:30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
1986年

(5)
       有一次,在古坝车站,看见女同学,也是我初中时,某老教师家的小女儿,带行李去外地学校复读。感觉好漂亮。有一位任小学民办教师的朋友,比我大三岁,正好是她的二姐男友,暂没结婚。就写了封求爱信,托朋友转交给她,不久就收到了她的回信,说我们不适合,祝我生意兴隆,我当场把回信撕的粉碎。他二姐夫是O型血,有脾气,但人老实,善待朋友,乐于助人,也是苦命人,后来与她二姐性格不合分手了,另娶了山口的贤惠妻子,育有一女,后来该老师考取了自学考试中文大专文凭,民师转正了,生活越来越好。

& G# Q) ^9 n+ [  s
       大约1986年3月,在泾县迎宾路看见活拔鹅毛技术广告,与本乡株树的同年友吴某九,各骑一辆28大杠自行车,到孤峰文化站,学习活拔鹅毛技术,学了几小时就回来了。
       过了几天,王某指使孙琳瑜,分别写信给吴某九与我,吴聪明没去。我向往文化艺术,傻傻地被招去了文化站,交了100元押金做临时工,帮文化站拍照片,例如,用碘钨灯照明,拍符离集烧鸡制作过程的现场,文化站请来了安徽淮北符离集烧鸡师傅教烧鸡:先把鸡清理干净,整形,涂上蜜糖,下油锅炸成金黄色,再放入有香料包的汤中小火焖熟,又香又嫩,一抖骨肉分离,特别好吃;也帮王直写拉赞助的信封,一次发信几十封、或几百封。
       王某办公室墙壁,挂着前文化部副部长高某详赠送的大幅书法题词,据说高部长与王某是好朋友,当然,王某也写得一手漂亮的书法字。另外,我在文化站半年里,与童疃招来的员工唐长春(高中文化)、唐爱华一道,去过芜湖群众艺术馆,听过会议,吃过饭。
       孤峰文化站,除童疃的唐长春、童魏征,本地吴某某,旌德某某兴(1991年病故)外,还有七八位女同事,钟某兰、唐爱华、孙琳瑜、叶义珍、毛银珍等。我与吴同事、童疃的童魏征同宿舍住,童晚上写辞职信,说随着时间的推移,感觉没前途,我也觉得没出路,也说不想干了。吴同事示意我,把放大相片的放大机镜头卸下带走,当时我就傻傻地照办了。后来才明白这是在害我,因为第二天早上,他为了获得王某的赏识,暗中向王某告密了,王某径直走来,从我包里取出了镜头,说我辞职可以,但私拿单位物品,那100元押金不退了。后来老爸带我去,中午吃了一餐符离集烧鸡等丰盛的菜饭,王直把大约价值80元冲洗照片的多种化学药粉给我,说是拿押金为我照相买的,算抵了押金。
       钟某兰比我大一岁,是孤峰乡林业村人,有好几个姐姐,时任文化站会计,接待了我们,我爸回来后常说,这姑娘真好。后来,她在孤峰下街开日用品小店,我去吴某某家玩时,曾经去她小店玩过,她还从玻璃瓶里拿零食给我吃。她对我说,吴某某真卑鄙,我当时将信将疑、不以为然。还曾经与她通信,她的信情意绵绵,想跟我学照相技术,我还寄过照相的书给她看。我那时实在太穷,若追求她,肯定成功
       吴某某与我同年,住孤峰街道,写的一手好毛笔字,会画国画,每逢腊月,就在街道摆摊给人家快速写对联,应当是B型人,与我处的来。他父亲强势,母亲软弱,他有几个姐姐。后来,我去过他家好几次。大约在1991年想跟我学照相技术,骑旧两冲程摩托车借去我单反照相机,去田坊乡给他新认识的女友照相。她女朋友比她大一岁,结婚时我送了礼、去喝了喜酒。关于镜头害我的事,是2001年读了哲学后,才悟出来的。可见,在没读哲学前,我多么傻、多么容易被骗。就这一点,我一辈子都不能原谅他。
       关于镜头被陷害的事实,得赶在王老有生之年说清楚。35年后的2021年5月29日晴天,我特意去孤峰王直助教中心,办公室没人,听见对面食堂餐厅传来麻将声,有人喊我进去,见四名妇女在打麻将,问我找谁,我说找老王。照顾老王饮食起居的小女儿小红出来找了一会没找着,对我说,他爸可能去街道邮局发信了。
       我就拿手机拍助教中心里里外外,助教中心建有三至四层的教学楼4幢,分别是泾县政府拨款援建,江苏常熟某企业家夫妇无偿援助建造的,门口有横砌大理石雕刻的6个金色大字王直助教中心,大门左侧的门卫室外墙壁,挂着有关部门的牌匾,例如:留守儿童之家、青少年法制教育基地、昌桥派出所治安点等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8-14 12:43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
1986年至1987年

(6) 0 ~7 X9 ~! l) a) r9 M; |. \9 W
       等了约15分钟,王老就回来了。王老已经88岁了,耳不聋眼不花,写字打电话都不是问题。我当面向王老澄清了此事,他听我说完当年吴某害人的事实后,哈哈大笑,说他是个坏东西。我帮王老本人及助教中心拍了高清视频,剪辑成5分钟,配上歌曲《好人一生平安》发在抖音及快手上,点击量数万。王老赠送两本锦缎盒装、精美画册,分别是《王直影集》《王直助教中心的20年足迹》,他说排版花了3年,印了几百套(包括善士名录画册),每本200页,成本一两百元,是专门赠送给有关人士的。
       1986年9月底,从孤峰文化站回家后,依次买过旧大杠自行车、1988年10月买了全新26寸金狮自行车,1994年5月买过二手的凤凰28寸轻便自行车、1997年3月买了全新英克莱变速赛车、2006年5月买二手轻骑50摩托车、2007年9月买二手精通天马125踏板摩托车、2014年9月买全新的新大洲电动车,2016年加装超威60伏20安三元锂电池、2021年1月加装比亚迪60伏30安三元锂电池,一次充电能跑300华里。
出门时,一定要比预算多带钱,要不然,会吃大亏的。
       1987,自己有300多块钱,在信用社借了330块钱,去上海买照相机。在上海第一百货商场,买480元的海鸥牌机械单反照相机,要搭售其他器材,得花800多元,钱不够,就买了570元的重庆产的珠江牌135机械单反照相机。要是去南京买就好了,因为芜湖也是搭售。
       去上海外滩看看,经过南京路,那条路人特别多,人挤人,外滩那时没有广播电视塔,也没有环球金融中心、金茂大厦,更没有125层的上海中心大厦。黄浦江水是黄色的,有好多大轮船鸣着气迪,来回穿梭。
       晚上到闸北区共和新村住地下旅馆,有个河北人用硅胶模具,做石膏观音像,说8寸高的观音,成本几分钱,摆摊能卖2元钱一尊,我觉得这个很赚钱,就花6.5元买了他一个模具。由于学做石膏像睡晚了,早上起的晚,乘公交赶到长途车站时,客车已经开走了。又要等一天,钱不够,我只好又乘公交车回到地下旅馆,退了那只石膏模具,再赶到长途车站买车票,向售票大姐借了两元,要了地址,回家从邮政局汇款还了。
       没钱买吃的。有位浙江桐乡农村的泥瓦匠小许,来上海看风湿心脏病,听我说了误了班车等情况,就买来一大袋肉馅包子两个人吃。回家后,过了段时间,我按他留下的地址,到湖州再转车,到桐乡他家玩,,他父亲悲痛地告诉我,他已经离世了,只见到他的黑白遗像。
       在长途汽车站等车时,我拿出照相机摆弄,有车站民警走过来,让我跟他去一下车站派出所,到了,问我照相机哪里来的,我说在第一百货商场买的,并出示了购货发票,民警就让我回到座位等车。
       拍彩色相片,一张底片一张5英寸相片,每份2元。还去黄山拍了几天照片,在迎客松、天都峰等处,给包括浙江丽水一群工厂上班的女青年等游客拍照,住汤口旅馆还认识了杭州长途客运司机,但没挣到什么钱。重庆产珠江牌铜制照相机很笨重,取景器活动的,拍照有时不清晰,挣点花点,不存钱。
       期间,经常帮泾县风光照相馆郑某雪去芜湖(中山路国际彩印店)冲印彩色相片。一次在饭店窗口买饭票,女售票指了指我的衬衫口袋,我一模,35块钱没了,被可恶的扒手偷走了,回头只见好多人,根本不知道谁是扒手,气的要死。郑某雪承担了损失。有一次,在芜湖摄影图片社冲印相片,得了奖(其实是返利),奖励一部海鸥牌135平视取景照相机,就拿他的23元钱,买了一件拉链夹克衫。也经常在他家吃住,听高胜美的歌,晚上跟他爸等老年人打麻将。说实话,下放蔡村回泾县的郑某雪一家人,真的厚道。
       以前自己去冲印相片时,回来坐芜湖到泾县的长途客车,经常逃票,具体方法是,先从出站口混进停车场,听到广播里喊去泾县的上车时,就挤进上车的队伍上车,售票员点人头时,就俯身躲下座椅靠背。但帮郑小雪跑腿,经常凌晨坐大货车去芜湖,回来也没逃过票,毕竟不是花自己的钱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8-14 13:07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
1987年至1988年

(7)
       在这段时间,曾经一路照相,去过巧峰、乌溪、白桦、黄田。在乌溪与白桦的205国道之间,一条机耕路进去,有个山村,哪里的人淳朴厚道,特别热情好客,曾经住过几晚。在黄田看见过解放牌军用卡车,三排6轮的那种。黄田就有坏人,在某乡镇企业照相,一男的借口相片照的不好,其实拍的很清楚,硬是没给钱。
       一次从榔桥球桂村,推大杠自行车,沿徽水河江南第一漂山林小路,步行30多里,到黄村的平垣村,再骑自行车到山口的魏某华家,也去过原上海683部队、后改为泾县缫丝厂照过相,那里有个看大门的,是黄村的叫王某平,照相不给钱,还要打人。
       去过琴溪乐琴的龙山,给泾县太美沙坝台来姐姐家玩的娟秀照过相,她很温柔漂亮,也去过沙坝台照相。也从琴溪窑峰、梅家冲、花大门、旵山一带,一路照相到蔡村,小康,大康的施村、汪村、西湾、太平坑,即后来开发的月亮湾旅游风景区,那里景色特别美。
       蔡村街道河对面的万家,有位比我大两岁的小伙子,名叫万江海,对我非常好,经常在他家吃住。他有父母,兄弟叫万四海。江海不久就与《牛肝马肺》风景区附近的女孩子结婚了。2021年正月初八,我去找到江海拜年,得知他的一儿一女均成家生子,近几年,在蔡村街桥西北的加油站旁开洗车店,正月中期,他夫妻俩第一次来我家玩过。万江海7月份刚刚转行开饭店,问过我起名的事,最终定名《海哥饭店》。他弟与我也不错,当年曾与一帮朋友来过我家,现在搞工程,听他哥说,与绿宝公司有业务往来。
       万家小路对面村子好像叫赵村,我曾打过麻将,还赢了钱,农村人都不会作弊的。那里有个叫三宝的小伙,跟我要好,曾带我去小康照相。江海在太平坑有亲戚,介绍我去照相,在那吃住过多次。江海的老表人好,与我处的来。太平坑还有一位叫黄小宝的,有贤妻及儿女,我帮他家照过不少相,关系不错,我1993年在泾县西门口照相馆时,他去玩过,我还送他一条全新西装短裤。他跟魏晓华也是朋友。前几年听魏晓华说,年纪不大的他因病去世了。
       月亮湾的汪村很大,村子街道有家裁缝培训班,那里的磁带录音机播放着早期歌手张蔷的歌,例如:出国前说再见的歌,潇洒的走,薏米薏米阿佳阿佳,月光迪斯科等。
那时,骑自行车难。县道都是土石子路,比如去孤峰,去蔡村,宣城到泾县的322省道。不像现在,孤峰是平坦的柏油路,月亮湾是宽阔的油面大道,随着合福高铁泾县大站的投入运营,宣泾322省道,前几年建成了双向4车道快速路,两边有护栏,中间有隔离带。
, U1 U% ^5 }+ C5 E  [) e
       因为到处跑很累,古坝上郎一同学叫陈某革,比我大两岁,在琴溪街道租了一间小门面,修自行车,让我去他那摆摊照相,其实就是在那小门面门前,挂一面相框,招揽生意,顺便给他做个伴。琴溪有几个混混,照了五六张彩色相片居然没钱给,留着也没用,就给他们了。
       是非之地莫停留!倒霉的事,发生了。有一天,琴溪街上一帮人跑进小门面里推牌九赌博。正好琴溪乡长丁某华带领一群干部酒足饭饱后,路过门面,听见里面吵闹,就进去抓赌。赌徒中,有个街道混混,可能得罪过乡干部,乡干部此时正好公报私仇,按住混混就是一顿拳打脚踢,丁乡长还用皮鞋踩住混混的头。
       然后乡干部们打扫战场,顺手牵羊拧走了我的人造革包,里面有两部照相机、胶卷等。我去乡政府讨要,乡政府干部们异口同声说,丁乡长说了算。找到丁乡长午休的房间,活脱民国政府的官僚,借着酒劲,居然说到,你跪下,我当然不肯。丁某华狮子大开口,要我交80元罚款。我只好去找门口人在琴溪政府上班的李三毛,李说,那丁乡长蛮横霸道,没指望,让我回家筹钱。老爸去沈村黄荆找兽医杜医生,借了80元,与我一道,去琴溪取回来照相设备。那时80元,可不是小数目,加上来来去去的跑,损失巨大。
       宁国上门乡,有个骗子,在新农村小杂志发广告,说致富技术资料20元一份,结果不寄资料,我写信去骂了几遍,才寄来一些资料,均无实用价值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8-14 13:18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(8)
   去古坝上郎最里面的红旗队拍照,就是陈某革的村子,一名与我同年、名叫吴某来的,没读过书,让我晚上去他家住,我觉得此人热心,我们就成了好朋友。
       在这之前一段时间,我陪魏某华去南京,买了一部西安产的华山牌、平视取景、快门优先、自动曝光的135型照相机,魏某华用了约一个月时间,托我帮卖掉。我就按260元卖给了吴某来。他拿一台原价200元、用了几年的、红色的、上海美多牌、单声道收录机,外加130元交换的。吴某来饶有兴致地,拿着照相机到处给人家照相。
       过了大约十几天,上郎有不懂行情的林农说他傻,买吃了亏,他也没脑子就相信了,就找我要退货。可是我已经把收录机作价80元,卖给琴溪西河一位老实人了,实际到手210元,又给魏晓华180元,只赚30元骑自行车来去跑路的工钱,到哪有收录机加130元退?伍某来让弟弟吴某玉,找了古北石门孟某勇,三人一道来我家退货,老爸把他们说了一顿。
       从此A型的伍某来怀恨在心,过了几年,找我老大帮他上高山砍了10天烧木炭的窑柴,100元工钱,要了多次,才不情愿地付了50元,他算硬要去了我的辛苦钱,还倒赚了20块。
       大山里没文化的木古人,交往时千万要小心,这类人没主见,容易轻信外行人不负责任的话,还有报复心。果然,街上就有两位小伙子,吃了他的大亏。某天他俩到上郎坑瞎逛,正好有两位徽州人来上郎收茶叶,收吴某来茶叶时,商人见吴外表老实,想低价收购。吴正好看见街上他两,就顺便叫过来帮他壮势,与徽州两商人发生了肢体冲突。一位徽州商人忍不住用扁担砍伤了街上某人的腿,街上某人把这位徽州商人按在河水中打,打断了徽州商人的肋骨。两徽州商人回去立即报案了……几年以后,那街上两家均兄弟众多,因供述的事打了起来,两败俱伤。这一切的灾难都因吴而起,但吴却安然无恙、毫发无损。
       他老大是老实人,他弟弟也会交朋友,后来对我很友好。唯有他难处。后来到县城打零工多年,后来找了个性强势的妇女,合伙买电热水器、油烟机等,没生小孩但日子算过好了。
; X$ O% Y( ]( G3 T6 |9 Y$ y
       期间认识黄荆两位同年女孩子梅某珍、赵某鹅,有次她两来我家玩,我正打算去街上买菜。她俩见我家房子差,在门口路边摘了两朵刺牡丹花,就走了。
       那女同学的二姐,当小学民办教师,一次,与同事孙某玲、伍某某,来我家,我招待了他们,还打了麻将。当小学老师的三人性格好,人很不错的。后来2021年2月她大姐说,二妹嫁去上海。孙某玲与程某保结了婚,据说后来自考了大专文凭转正了,成了模范教师。
       后来,老表胡来喜对我说,人家嫌你好打麻将,看来,年轻人打麻将,形象败坏啊。
       1989年好不容易还清了古坝信用社的330元借款。
       想到上门拍照生意难做,1989年,自己有现金300多元,又向信用社借了700元,在乡村街道搞照相馆。帮古北黄龄的汪某红、周家村梅某飞等人拍过室内彩色照片。
       琴溪渡槽一个修手表的小汪,湖北口语,要求在我前面租的小门面里,摆修手表的有玻璃罩子的修理桌,期间修手表的骗术很高明,那时都是机械手表,比如上海牌、钻石牌、合肥的红星牌、苏州的孔雀牌、天津的海鸥牌、南京的钟山牌。发条松了,就说是摆轮坏了,随便换一下,就是10元起步,这些骗术,应当是他师傅教的。那时的十元,可老值钱了,猪肉才一块多钱一斤,大才米十四块钱一百斤。
       说好的每个月给我15元,结果却不给。他以为我老实可欺,我当即让他搬走,他只好付给我15元,又骗了一个月,觉得骗不到钱了,也没给我钱,就搬走了。
       隔壁有余某武,租胡家门面修家用电器,他人很不错的。他还同时与上郎张某林合作裁玻璃。我开业时,余某武送了贺礼,沈村黄荆的好友郭某荣也贺了礼。
       自学的任何技术手艺,掌握的慢不说,还没有师傅教骗术,不可取。所以,想学谋生的技术手艺,得找师傅学,既学的快,又能学到经营骗钱的秘诀。我因不懂经营,租的私人房间又差,租金又贵,还有开旅馆饭店的房东胡某某家,养的大肥猪经常挡摄影室的门,惨遭失败。往家搬设备经过赵某华小店门前,他大女儿赵娟说你撤退啦?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8-14 13:26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(9)
  从南京买来的,在繁昌火车站下车转客车时,有很长一段路,落地灯光挑的要死,灯光布景等因不懂买卖与讲价,货到地头死,老奸巨猾的赤滩照相馆老许说不好,只好低价卖给他了。欠下的信用社借款,听信二舅老表的鬼话不还不要紧,一直是压在头上的乌云,直至17年后的2006年,才向朋友借了1000元还清了本息,然后,修家电挣钱,还清了朋友借的1000元。
       这还得感谢村支书,与信用社卫主任(现在茂林)。当时我在乡村街道租房修家电,2006年夏季某天,卫主任来催还欠款,方书记正好在坐,说道,杨正发确实困难,卫主任说,既然方书记发话了,你就想办法搞1000元,连本带利结清算了,就这样,孙悟空的紧箍咒终于摘掉了。
       期间,在泾川大道靠长塘段的晏公工商所交了400多元所谓的会员费、工本费,领了营业执照。在古坝街道租房修家电,一次工商所来了几个人,要收管理费,我说,我为人民服务,却身无分文,你们应当给我钱,他们只好作罢。4年后,不小心延误了9天没年检,赶紧带着正副本,去苏红广场楼上年检,却被工商所强势的女工作人员无情地吊销了,心里说不出的愤怒,此后我再也不想领了。
0 t! ~/ G, N1 D
       照相馆倒闭后的一年,万念俱灰,跟程家冲程某江到处打麻将,我只是陪坐望呆。远房老表沈小兵有300元定期存单,卖茶叶存的,借给我,我去段某春澡堂找到古坝信用社信贷员汪某强,还有3个月到期,有15元利息,想提前兑付,他拿300元给我,他老婆梁某说给多了,汪某强没理她。后来,老表催要,可怜我把265元买的大半新的金狮26寸自行车,作半价抵给他了,他又作90元卖给沈先荣了。余款多日才还清。当一个人没有赚钱能力时,真的不能随便借钱。
       1990做过建筑小工,是帮古北田湖跛子砖匠(2018年左右癌症去世)建造古坝初级中学教工宿舍,24天工钱计144元。某天让我去取钱,当天下午与他兄弟老表一道,去深山水田,帮他收割水稻,晚上吃饭喝了酒,与他、他小弟、他老表4人打麻将,144元血汗钱全部输掉了。
       改开后,农村没文化的人,都自私,不懂得为他人着想,日后必定会被人看低,或遭受报应。果然,多年后,在泾县车站他看到我,说身上没钱吃饭,向我要了两块钱。

0 I$ s! ~: L5 q) z7 T
       人啊,只要穷困潦倒,就总是不走运1991年9月底,在泾县街道又遇到该死的老王,老王是行动派,闲不住的人,总是风风火火,来去匆匆的,也许他是聪明的B型血人,了解A型的我不是坏人,他满脸笑容地,又一次邀请我去他文化站的春光罐头厂做工。
       那天,坐他的双排坐货车,由孤峰景山的与我同年的童某红驾驶,来到了春光罐头厂(即现在的王直助教中心),参观厂房与生产车间。在磨粉车间,那做京枣的腐烂糯米粉,臭气难闻,一位个子不高的小姑娘,戴着白帽子,正在操作磨粉机。我跟王直离开时,回头发现,她躲在门边看我。
       后来得知,她叫某香,厚岸人,19岁,人聪明,也挺漂亮的,后来亲手交给我一封信,说特别喜欢我,一天不见心里就烦,也吃不下饭。
       有一次,我在孤峰裁缝店20元做了一条新裤子,就送给她了,她好高兴,可是我不喜欢小个子女孩子。在孤峰街道去拿裤子时,看见了钟某兰,他住下街沿河的板屋,与一名帅气的退伍军人结婚了。她客气地泡了一杯茶给我喝,然后帮刚刚出生的儿子换尿布。
       出于无聊,有一次在某香单人宿舍玩,她在被窝里坐着,我坐床边,吹口琴给她听,她听了一会儿,一把抢了过去,不给我吹,还拉我。我就离开,出了房门,又想进去再坐一会儿,可是她用力抵住了门,不让我进去了。那时我太穷了,穷到了不懂谈恋爱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8-14 13:35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(10)
; l- q5 X7 y1 ~8 ~4 y- v
       28年后,2019年厚岸有姑娘嫁来我家邻居做媳妇, 2020年底,她父母亲来玩,我打听春香,新媳妇她爸说认识她,在家乡跳广场舞,说回去遇见她,就把我手机号码给她,大半年过去了,并无回音。

+ @/ J7 B- l0 D
       1991年10月初,去春光罐头厂时,挑了被子与米,来到孤峰文化站,那管理员(主要洗被子搞卫生)是查济姑娘,名叫王某菊,属羊比我大一岁,人蛮漂亮的,也很聪明,就是思想不好,见我穷酸相,满脸的鄙夷。她聪明漂亮,我好喜欢她,但有一次受到了极大的伤害。
       我本来住文化站新侧楼二楼的招待所单人间的,每天步行半里路去罐头厂。孤峰邮电局有位帅哥叫曹某勇,与我同龄,有天晚上来喊我开文化站的大铁门,满嘴甜言蜜语的,我开门后,他不知去向,我也没在意。我去上厕所时,经过王某菊在一楼的单人房间,听见里面有人说话,那房门没关严。帅哥正坐在靠床的方凳子上,侧身前倾着,亲昵又讨好地与坐在床头撒娇的她说话,我瞬时明白了……
       那是1991年秋季,1993年我帮西门口照相馆打工时,曹帅哥已调到云岭路邮电局总部,并且去西门口照相馆洗过相片。在离邮电局150米的劳动局、对面的巷子里偶遇到王某菊,已经与一位老实巴交的民工结婚了。她们可能租房住,她不让我去她家。
       过了几天,我请她在泾县新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,她当时怀有七八个月的身孕,自那次以后,再也没见过她了,不值得。
9 |; R# \( D! L$ j+ a* i0 n- l
       有一次,江苏常熟来了两位男士,可能是讨要货款,我陪他两去孤峰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。第二天,应当是她为了今后不被我打扰,报告了老王,老王就安排我去罐头厂大门马路对面的破草房子,与景山徐某木、他堂哥徐某林、及徐的父亲合住,两间屋有三张床,我心里很是不快,但也无法,只能逆来顺受。
徐某林是糕点师傅,他堂弟跟他学徒。徐某林性格好人不错,有一次,我对他说,你拼命挣钱干嘛?他父亲严肃地批评了我,说不吃苦挣钱,拿什么办大事?
       徐某木个子矮,腿脚有点不便,他很喜欢某香。有一次某香和衣钻进我被窝,与我并排坐着看黑白电视,那以后,他经常无端找我争吵。女会计韦某兰喜欢那糕点师傅徐某林,我并不知情,我喜欢她聪明,虽然她只有小学文化。有晚我去她单人宿舍玩,不懂调情,也不明白她的暗示。之后写了封情书给她,她居然读给别人听,真的不是东西。

7 s% _/ _# K6 o* {$ H. B) V
       干着下等力气活,活少,空闲时候多,有货外运时,不分白天夜晚,搬运包装好的食品上双排座货车,有时按女副厂长的要求,在食堂向全体工人读一下老王从浙江带回的信。有时,老王回来后,兴高采烈的,说花生酥在湖州卖的很好,不管做的好不好,只要能把钱糊到手就行。
       花生酥就是把花生米磨成粉,按比例掺面粉、白糖粉,堆放于一长方形有边案板上,两边坐着18岁的徐珊华、东方红21岁的殷某芳、厚岸19岁的何某香、她20岁的表姐张某梅、云岭22岁的王某美、昌桥17岁的董某芹、章渡15岁的胡燕、21岁的王姓女孩子等7/8名女工人,把调合粉用手抓进木制的模子,合上用力一压,再放在印刷的包装纸上打开,8块橡皮擦大小的正方形的、有花纹的花生酥就成了,再重复一次出8块,手工包成长条形。
      我也坐着边看边做,也学会压粉、包装了,但这不是我的本职,她们都是按计件算工资的,每个月大约能挣150元。由于包花生酥的都是女孩子,我一个男孩子在陪她们聊天,她们很快乐,有说有笑,有的还唱歌给我听,真是乐不思蜀啊!我就像掉进蜜罐子的小熊,想吃就吃,吃饱了,就不用吃饭了。不过,天天吃,也吃厌了。
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正发技能培训,微信号:13966206648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