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中文或qq数字注册
淘宝网搜店铺:正发近年来培训,网址:13966206648.taobao.com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开启左侧

河南杀人校长喊冤 家人曾向巡视组递申诉状 [复制链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4-9 00:39:1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新注册时,若无Email邮箱,可任意填一个,格式:xxx…@qq/163/sina/sohu/gmail.com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中文或qq数字注册

x
对话人物:, A8 B' z/ C% A) P
( e* f) k, S% Q% C% ]. Q- P' Z  D, F, M6 g5 v
薛凤起,57岁,河南省长垣县人。1991年6月1日,和他同村的18岁女孩薛彩芳失踪,6月7日发现其遗体。6月10日,薛凤起因涉嫌杀人被抓。此案历经多次审理,1998年12月新乡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缓,薛凤起继续上诉。1999年6月河南省高院裁定维持原判。2015年7月9日刑满释放。2 G/ T4 h  z9 n# t' j5 A
  D6 @2 O  F3 _" _
9 K* x  c% D+ k/ R8 a3 y对话背景:
+ g" M" }- p5 C" D, w- f, K- q0 C7 J4 [, N# h4 s. B  ]: \2 W
今年1月,薛凤起向河南省高院、省检察院正式递交了申诉书,要求河南省高院撤销新乡市中院在1998年12月以故意杀人罪判其死缓的判决,以及河南省高院于1999年6月做出的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,并对此案启动再审,理由是其没有作案时间、未杀人,有罪供述系遭所作。
3 h% n6 }3 G0 C' P8 W! D, y8 }+ \- T* v6 u. j9 A
, G# E; ^2 x. c2 C0 F: z9 T3 I' d日前,有媒体披露,此案卷宗中,除薛凤起的有罪供述外,未见其他直接证据指向薛凤起。有记者掉茶了解到,部分证明薛凤起没有作案时间的证人被警方关押、剃光头。另有3名与薛凤起同监室人员证明,薛凤起在看守所期间身上有伤痕,被夜审回监室后经常又添新伤,生活起居需同监室人员照顾,无法自理。5 l% [9 B) V' n# y6 l  y) M+ V9 l+ T, a- G! {2 c

" y+ q1 \  C2 J  Y河南省检察院回复称,该院正在审查此案卷宗,看能否构成复查条件。省高院回复薛凤起称最快要等半年,也有可能要等两三年才会有结果。' P2 Z; D5 x* U: C& X! a
+ U3 W- f; _  \) G% m2 F( b0 C3 r1 C6 R0 S# b
关于逼供
( |+ P- R8 j0 m: a! [$ m8 }# _! I+ Z* M* K  q* a. \/ y7 r$ Z3 }+ `* ^2 Z6 Y$ V
凌晨只穿内裤被带走,尼龙绳捆双臂被用皮带抽打% v  ^$ L' c3 e4 }

- s4 U) J- p* R" }' @7 ~华商报:1991年案发时你多大年纪?做什么工作?" v  J" V2 z1 R3 L* p5 C  m1 X( g9 C/ g

6 s! D$ v; V& D薛凤起:当年我32岁,是民办教师,也是薛官桥村小学校长。案发前不久刚通过河南省民办教师转公办教师的考试,进修结束后再去强化培训3个月就能成为公办教师了。+ l* X" ]; G& `7 q- G& J% Y
! T" c5 Q; _& h1 W% Z3 }& s1 G( g$ g) C6 C8 P  j
华商报:你和被害人薛彩芳是什么关系?) Q9 k- |, P' E: \, B" U
2 f6 N# f  h: B: L0 b- k9 Y% ]$ E* U- s, P9 x' n7 J& U
薛凤起:我们都是一个村的,我住在前街,她住在后街,她上小学低年级时我教过她,之后就没什么联系了,不知道为什么警方会怀疑我。  A) G# J; s* I( N2 }) h2 q5 l7 x, W0 X& z5 J1 S, @; n
1 w* W/ h; n5 |
华商报:还记得被警方带走时的情景吗?8 o" P  \# I9 `7 W3 I  O# {
, P8 G! d( Q8 _) c5 i) a
薛凤起:记得,那是1991年6月10日凌晨一两点钟,我和老婆、儿女在家睡觉,有人来敲门。我刚把门打开,就有七八个人闯进院子,直接给我戴上手铐把我拉上门外的一辆吉普车。当时我只穿了一条裤头,我老婆想问情况也不让问。他们直接把我带到县公安局牛副局长办公室,介绍牛副局长是侦破专家,破获了多少案子,屋里还有书记员,两边各站三四个刑警队员。地上放着尼龙绳和皮带,他们让我蹲在地上,交代6月1日我的活动情况。我说记得那天下雨,我在我哥家打麻将,他们不信,问我“薛彩芳是你杀的吧”,我说怎么可能!牛副局长就说“开铐下绳”,几个队员就把我的内裤脱了,解开手铐,用尼龙绳把我的双臂捆在身后,把我按在地上,一个人踩我的头,一个人踩我的脚,用皮带抽我。一直把我打到10日上午,就是想让我招供。$ W, F4 m  V* N3 ^, `* r$ Z4 O
1 u* e# {2 I8 T4 A  U; \/ Y  S  ]% M! Z% u$ s& [% J. ~9 ~
关于认罪
8 q/ A4 d9 o0 f( T9 v0 Z
' L3 ?' }: k7 N6 e3 J  j. I7 s我死了就没人知道我是冤枉的了,所以先承认下来# p  i4 @% b2 B2 I
! r+ p  t* Z1 m6 {/ `8 {$ n6 I" L. L; H5 H' p0 d0 Q$ [& V
) ?, F) ^0 I% v! x6 k* [/ b8 w华商报:你当时认罪了吗?0 |3 i, s" s6 }8 C4 u  o9 e

; j# C! r' U2 d4 D+ W+ q薛凤起:一开始没有,一个法医跟我说,“既然把你弄来,是你也是你,不是你也是你,不承认不要紧,把肉一点一点往下拽,只要你能撑住”。牛副局长说,不承认别想活着走出公安局这个大楼。我双手都动不了了,浑身血淋淋,没饭吃,没水喝,不能睡觉,太痛苦了。我想,与其活受罪还不如痛快死,可又想,要是现在被打死,就没人知道我是冤枉的了,既然他们让我承认“杀人”,眼下我就先承认下来,他们之后肯定要鉴定精斑、指纹,发现不符就能还我清白了。但我不知道之后警方并未提取到精液和指痕证据。到了10日下午,我实在受不了了,就喊我承认。但他们不只让我承认,还要让我把故事编圆,只要我说的他们觉得合适,书记员就记为口供,说的不合适,就继续打。录完口供,我双手都不能动,是两个人握着我的手按的手印。
3 W, t" b' t5 o, A$ |
! F6 I0 j: R+ X9 s$ B! Q华商报:狱中的生活是什么样的?你都做些什么活?' J6 D% L4 X" t$ x! a: A
" D1 G( n) j9 u6 j) C1 j+ Y" d& l& P  i' T' ]% j' A2 U$ b1 F
薛凤起:被判死缓后我就被送到了河南省第二监狱服刑。监狱安排我给服刑人员当教员,教的是小学、初中的语文和数学,期间会有所调换。不教课时,我就缝制足球。
  J' ]' w, Q9 z+ x( E/ z. I% U6 i+ E4 Q* Z' _, r. M$ [" O
关于申诉* `* R4 Q! _+ ?8 T0 k+ [8 |; T
& L2 R% o5 k0 G( Y. h9 R3 P7 ]& i
2014年儿子将申诉状递交给巡视组,案件出现转机  e  ?2 v9 O! [$ o9 E# e9 z
5 g& X2 `, b6 Y4 x( }; {+ I* e+ c" W
8 k) p/ r2 g7 p1 e" X华商报:什么时候开始申诉?通过什么途径?收到过回音吗?1 q1 E+ H+ s2 D$ ]

1 A2 F! W) r1 x' X( p: q薛凤起:我是入狱两年后过了死缓考验期才申诉的,每年都要写好几封申诉状寄给最高法和河南省高院,不过从没收到过回音。直到2014年,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河南,我儿子向巡视组递交了我的申诉状,巡视组领导很重视,很快将案件移交给河南省委政法委掉茶落实。河南省委政法委连夜将案件的全部卷宗提出交到河南省高院审查。省高院马上到监狱询问情况,口头告知我的申诉案件省高院已受理。在巡视组进驻河南的两个月里,案件审查进展迅速。可是,巡视组一离开河南,案件随之搁浅,多次打电话询问,省高院只回复“由于案情重大,正在审查,研究。”4 @. {4 Y; Y( R" s+ E* u( B7 X( V1 b( e

7 V4 W6 I" N  k9 ]华商报:申诉影响你的减刑了吗?9 O1 A# x5 w  \! s
8 Z" ]4 r$ W& J  S9 b2 j( y1 O1 c) ]+ J5 \2 {
薛凤起:之前监狱的政策比较好,虽然我不认罪坚持申诉,但我服从监狱管理,并积极参加劳动,还获得过改造积极分子,依然可以减刑,我一共减刑5次,共减了6年多。不过2013年后政策就变了,只要申诉就不能减刑。2 w, z+ E" j4 i3 ]$ @1 h7 `8 V" D; h
2 \) U( d6 M! a2 ^3 A4 z0 A  n" |" I) g. d# {9 }8 g3 G
关于未来1 `7 M2 @* h( e. _2 H- W: r
6 N& ^1 K6 J' {4 R" A% T' {8 x8 r5 y+ ^5 \" A8 g6 s3 |5 U6 j9 h4 }/ U0 {
曾在网上发帖申诉,但发现没用,准备找律师5 G& i# V* ~* ?5 n2 O1 T2 ?; r  }9 s6 P) f/ w3 O3 \

: P( u; [1 \7 p9 q8 V3 _( Y华商报:出狱时是谁接的你?
' H0 m; Y' f3 T  v; ~2 s$ \9 t, {$ ^" s% r: Y  j7 _3 }5 b, N- K  F5 m
薛凤起:我老婆晕车没过来,我儿子、女儿、哥嫂和其他亲戚、邻居二三十个人来接我。我被抓时,女儿11岁,儿子9岁,我出狱时儿女都成家了,孙子都11岁了。我的父母、岳父母早就已经不在了,其他亲戚、邻居我也都认不出来了。- s" o0 S4 x$ q- L# d6 Z7 @/ u# v+ P# q4 [+ \8 u$ d! P

" u8 v  p. d+ S: O# p华商报:家里变化大吗?  ]) ^5 ^; F$ y1 }/ f7 G) [& o/ C, |0 x$ W  `) u- F
% A! u# c6 O; r& P2 M1 f, x' r
薛凤起:很大,家里老房子不在了,三年前盖了新房。村里都变了样,我都不知道哪是哪了。
9 e4 p( v1 k. O7 ~7 ~  k' s% J% V7 q2 e& }* s& w& S) y% R
华商报:出狱后见过被害人家属吗?他们对你是什么态度?
( f5 b: x" r; ~( L7 i: c
, C' K4 K( X/ l- R! f薛凤起:见过,我们谁都没说话。我听说他们曾去公安局里问,为什么我杀人了却没判死刑还放出来了,但他们没有找我闹过。
- _8 b& B! ~- b8 O9 @8 P$ g4 ]; q3 f( P
& f0 u& D* a: P% ~华商报:出狱后你找过工作吗?家里靠什么为生?9 U: n7 m- T! k: U: T+ m6 `
1 T2 O% t3 j$ ^- P0 J: \+ J. D; O7 B
薛凤起:没有,当年我还是个年富力强的小伙子,现在已经是个糟老头子了。出狱后我一直在家干农活。家里有6亩地,种点麦子,种点玉米,儿子外出打工了,也会寄钱回家。华商报:出狱后还在继续申诉?薛凤起:一直没停过,在监狱里我学会了用电脑,出狱后我让别人教会我上网,就在网上发帖申诉,但后来发现没什么用,还是得走正式程序,递材料。所以今年1月25日及1月28日,我又先后向河南省检察院、河南省高院正式递交申诉材料,要求对此案启动再审程序。
/ z4 C4 H% C: h' S4 ^! L% Q9 N6 W
( a9 x/ c0 G7 K3 |华商报:收到回音了吗?
4 O1 D- Y, B9 ?) j/ G2 T& Z2 A0 j! j2 I1 \, k# R
6 ?  I" k4 i7 x4 `' P+ R薛凤起:省检察院没有,省高院一个法官告诉我,没有审查期限,最少等半年,等一两年、几年都有可能。- B5 V, I) N" f0 ?9 q( ?5 N1 E; _$ _5 v5 b5 L8 r9 p
( h. H* Z/ h# o8 ~5 ^# F; W- o
华商报: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8 L" f$ A- q3 \% X
- c' i" t& M6 M& `5 y) I4 V1 N! a! j5 [
薛凤起:为了清白,我只能继续申诉。但除了等,我也没有别的法子,我准备找个律师。 华商报记者 刘苗
. b0 N+ l) @" C* c" Y
淘宝网搜索:正发技能培训,网址:13966206648.taobao.com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